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你被写在我的歌里 ABO 中

依旧是那些预警,狗血,常见套路,先婚后爱,带生子情节。

三章完结,明天上班,不知道最后一章能不能按时结束。

等等,已经今天了!(ΩДΩ)




         “但是手续比较繁琐,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次离婚的责任由我来承担。”调整过来的祁放对小报告说。

         “不用,是我提……”

         “我来负责。”祁放打断他,“因为即使是虚假的婚姻,也是我先出轨的。”

         小报告沉默以对。

         Alpha和Omega的分配婚姻,在五年之内是受法律保护的,任何一方强行结束,都会受到相应制裁。这也是这个制度得以长久存在的原因之一。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种被广而告之的制裁也许没有什么惩戒力度,除了在性别保护协会那里登上黑名单,失去一些福利待遇外,别的也没什么。但对于祁放这种身份的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隐婚的消息会被传出,即使大多数人都明白这种制度下祁放的选择很常见,但对于他的公众形象是不小的冲击。何况,祁放还在婚姻期间标记了别的Omega,更容易被贴上渣男的标签。

         “那你……找到他了吗?”小报告小心试探。

         “还没有,但是迟早会找到的。”

         小报告心里一紧。

         “两周。给我两个星期的时间,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这段时间,麻烦你继续住在这里。”祁放的态度很坚决。

         “不可以!我的工作不需要多大的正面形象,而且我只是个小作家,还是个Omega,大众会自然而然地同情弱者,我并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但是你……”小报告激动地站起来,情绪有些失控。

         “我知道。”

         祁放只是平静地看着他,眼底流淌着复杂的情绪,莫名抚平小报告心上腾起的毛刺,叫他无力地坐回椅子。

         他明白,祁放不会退却了。别人总说他执拗,但他明白,祁放平时随意,一旦固执起来一点不输他,只要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喝粥吧,粥快凉了。”祁放温和地笑笑,低头喝起粥来。

         小报告默默看着祁放,心中百感交集。虽然两人同居,但三年以来说过的话还没有祁放和来打扫的阿姨说的多。两人见面也只是微微点头,陌生得像是在接头碰面的老同学。偶尔的交流也只是不用见面的便条。

         今天两人说的话,比得上以往任何一个月里的。所以,还有什么值得不高兴的呢?三年来,也是第一次在这个所谓的“家”里一起吃饭。只是这种机会以后大概都不会再有了。真怪,他明明放了糖,怎么吃起来还有苦味……

 

         温热的咖啡香充盈着书房,咖啡醇厚香浓,却一口都没被动过。

         厚重的窗帘被拉上,正午浓密的阳光只有些许调皮地跑进来。小报告静静坐在书桌后,捧着咖啡出神。

         咖啡的浓重香气掩盖了他的味道,沉重书卷油墨气里难以掩盖的柠檬清香得到暂时的隐藏。

         小报告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腺体,破损的地方已经结痂,新生的肌肤稚嫩而敏感,在冰凉的指尖下微微发烫。

         什么时候呢?什么时候开始的?目光总会不自觉地跟随着祁放,他在阳光下跳动的卷发,他跟女孩站在一起时神采奕奕的眼睛,他跟好朋友打球后露出的笑容。还有很多粉丝也喜欢的柠檬酒香,阳光又性感,迷人得让人挪不开眼。小报告曾经以为自己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不会被表象的美好吸引。但事实证明,他也只是个凡人。

         从高中开始他就避免和祁放接触,祁放太耀眼,他担心,怕对方的光芒映衬出他的世界多么单调无趣。

         青春年少的时候,谁不期待一鸣惊人,惊艳四座,小报告把这种期待放在了成绩上。只要成绩够好,就一定会有人愿意和他成朋友,就一定能收获别人羡慕的目光,就一定能证明自己。

         他不明白,为什么祁放那么轻易地就能收获别人的眼光,即使在拥挤的人群中也能轻易脱颖而出。就连他拼命努力的成绩,祁放那么吊儿郎当的态度也能在他之上。“三观不合”的气话,也只是想为自己搏回些面子。

         所以他远离祁放,在对方的光芒把他照得无所遁形之前,抢先跑开。但他同时又在暗处观察着祁放。

         他向来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他想知道祁放为什么能那么轻而易举地拥有一切。

         所以他看到了,看到了祁放的美好——他的温柔、他的贴心、他的阳光开朗、他的活泼风趣,等等。

         如果你长时间关注一个人,就会发现最后再也移不开眼睛。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报告心海上开始浮现一个名字。那个名字像块浮木,随着心绪的起伏若隐若现,挥之不去又把握不住。

         青春逝去,他渐渐明白,有些人生来就是小太阳,被派来照耀这个世界的。后来祁放果然成为了公众眼里阳光明媚、带给人正能量的存在。

         同时,他的那些小心思最后也如同海上的浮木,不是在海水侵蚀下分崩离析,就是彻底沉入海底,到了永远不能触碰得到的地方。

         所以当他看到档案袋里祁放的信息的时候,整个人硬生生过了三分钟才反应过来。

         但是,现在的祁放更加耀眼,也更加遥不可及……

         太过接近太阳,就会被灼伤,那么如果,只是隔着保护罩偶尔接触呢?

         所以,他用冷漠的外表做保护罩,故意和祁放错开工作时间来控制接触的频率。

         即使是这样,也没有抑制住内心的感情。它沉入深渊,却又逆势而生,在寂寥无边的海中央,长出了一棵柠檬树。酸涩刺激着心脏,甘美又引诱着他沉沦,表皮的微苦让他拥有间歇的冷静理智。

         信息素失控是他早就料到的事,所以出门之前,他提前在宾馆订好了房间。他知道今天祁放会回家。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祁放那天也在同一家酒店,仓皇逃往房间的半途就撞到了醉酒的祁放。

         他几乎是被他的信息素勾引过来的。小报告被按在门上亲吻的时候,悲哀地想着。

         吻没有想象中的狂暴,只是碾压摩擦间不断有灼人的热气扑来,带着让他无法抗拒的信息素,将他最后的挣扎瞬间击溃。

         他真的是小太阳。大脑彻底脱离控制前,小报告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

         接下来的一切刺激又狂热,意识在欲囗浪中沉浮。Alpha与Omega与生俱来的契合,以及他们本就是基因最适的配合,让这场性事从头到尾都很完美。除了最后其中一方主人公的逃跑。

         余下的就是后悔。小报告非常后悔。如果他事先知道祁放在那家酒店,那么就算放弃放在酒店抽屉里的禁用抑制药,他也宁愿让发情的自己独自乘车离开。

         祁放不该被这样的意外束缚,他该有完美的人生。等到契约结束,他会和另一个同样耀眼的Omega在一起,而不是这样被迫和他绑在一起。

         祁放从那天之后,就忙着工作的事,当然也能看到处理离婚相关事宜的影子。

         所以,很快他和祁放就能从这场桎梏中逃离,还给祁放一个没有他的人生。

         咖啡最后彻底凉掉,空气中的咖啡味渐渐转淡,徒留混合着柠檬香的书卷气息无声蔓延。

 

         秋瞳这两天已经向外一点点放出消息,让一些小媒体发布有关祁放疑似有对象的通稿,在粉丝里激起了一点水花。

         一部分女友粉表示不可能,要是真的就脱粉;一部分亲妈粉则喜闻乐见,觉着自家儿子年纪也不小了,隔壁19天组合都带孩子上综艺了;更多的是对小媒体报道的不信任,在评论里纷纷表示没锤的事不约不约,不被营销号蹭热度。

         粉丝的反应在情理之中,但也并不乐观。

         孙璟递给秋瞳一杯刚泡蜂蜜柚子茶,替她揉揉肩,才出来找祁放。

         “祁放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根本不想找到那个Omega?”孙璟的表情很是严肃。

         “我……”祁放一时语塞,“没有。”

         孙璟眉头紧蹙。“你要是真的想找到他,为什么不及时去酒店?房间里应该还残留着一些信息。拖到现在,肯定都被清理得一干二净。”

         “我……”祁放想要解释。

         “好,”孙璟打断他,“就算你之后的那几天因为醉酒身体不适,现在也大可以去跟酒店要那天的入住信息,有哪几个Omega在那天住在酒店里,再一查就知道,毕竟信息素骗不了人。何况我知道,你的信息素是酒系的,酒精对你身体的掌控程度根本没有那么深,你的身体机能会最大程度地把酒精转化为信息素。所以祁放,你究竟在逃避什么?”

         这下祁放彻底沉默。

         良久,他开口道:“孙璟,我发现我好像舍不得小报告。”

         孙璟一副了然的表情。这种情况她早就猜到。

         “我还记得你们高中的时候并不对盘,怎么突然变成这样的?”孙璟给自己倒了杯茶,做好了倾听的准备。

         “我不知道。”祁放叹了口气,开始坦白从宽,“高中的时候我看他并不顺眼,甚至还偷偷扎破过他的自行车轮胎。”

         “原来是你。”孙璟的脸上只差写上“你真幼稚”四个大字。

         “对,是我。你也知道,高中的时候我从没自诩过好人,就是因为这件事。我尝试跟他好好相处,但得到的只有冷漠的回应。再加上我看他那种假清高的样子不爽很久了,就有事没事扎他车胎。每次看他推车出校门然后跟在他身后的时候,确实很开心。”

         “小学生。”孙璟提出中肯的评价。

         “我不否认。”祁放眼神变得缥缈起来,“但是之后,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我眼前出现的频率越来越低。连我的报告都打得少了。再加上我们不是一个大学,我几乎都要忘了他。”

         “之后,虽然我们按照规定,领证、同居,但我还是见不到他几面。不过神奇的是,他早上总喜欢喝粥,还会多出很多,恰巧是我喜欢的玉米虾仁粥,就自然而然地给了我。后来慢慢成了习惯,每次我工作结束回家,就会有清粥小菜等着我。”

         祁放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他也真的很奇怪,一天到晚把自己关在书房,写些复杂冗长的东西。偶尔他留在客厅的时候我看过,把晦涩难懂的东西变得通俗易懂。小说倒是还可以,就是对细节逻辑抠得不行,稍有不符合科学的地方就删掉重来。打印的稿子上面都是书卷香气,旁边还密密麻麻地都是批注,偶尔还会反问自己这样是不是太难懂。”

         “小公寓里的摆设、沙发套、垫子……这些小东西都是他在打理。”祁放眼中温柔一片,“即使很晚回家,也能感觉温馨。”

         “也许,我一直很迷恋他给我的这种家的感觉。”

         “那你喜欢他吗?”孙璟一针见血。

         “……我喜欢他。”祁放也不再回避,直视孙璟的眼睛,强调了一遍,“我喜欢他。”

         “噗嗤。”孙璟紧绷着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回去拥抱你的Omega了。”

         “你说什么!”

         孙璟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祁放。“大明星自己不方便出面,只能由经纪人来。我查过酒店那天的入住记录,只有三位Omega,其中一位已婚,一位已育,并且他们都是和自己的爱人一起来的。只有最后一位,独自一人办理入住,并且第二天清理的时候在抽屉里发现了禁用的抑制药品。房间里有很浓重的柠檬味,从浴室到阳台都有欢爱过的痕迹,这是第二天打扫的清洁人员提供的。”

         “咳咳。”饶是祁放也低咳两声掩饰窘迫。

         “而这最后一位就是小报告。并且之后秦雄来找过我,说他作为一个医者,再也不能忍受小报告这么伤害自己身体的行为,就算冒着失去医德的代价,也要告诉我,小报告被你标记了。”

         祁放现在心上放了一架天平,一边放着震惊,一边盛着喜悦,左右摇摆不停,最后干脆任由它们搅作一团。

         他忽然意识到,那天那股熟悉的气味就是公寓里时常飘着的书卷气息,因为太过日常接触而被忽视。让他感到头晕也是因为小报告处在发情期,散发的信息素自然会让他头脑发昏。明明天不太冷,小报告却天天穿着高领毛衣,喷浓厚的中和剂,也是为了掩饰被标记的事实。

         只是,小报告为什么要对他隐藏得这么深?他不愿意吗?

         一向动人的眼睛微敛,浓密纤长的睫毛投下象征着主人心情的阴影。

         “祁放,信息素从来不会骗人。”

         孙璟起身,留下最后一句话:“无论是你还是他。”


——TBC——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怼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下章略微火葬场。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