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ABO 开车番外 完

本来想在5.20当天发的,结果没赶上( ・᷄ὢ・᷅ )
不过,5.21也不错(。・ω・。)

这里的祁放和小报告,我定义为互宠。祁放像只狐狸,美丽、优雅、迷人,却会对最亲近的人撒娇,把最柔软的一面展现给他。小报告则是只兔子,纯良无害又有着自己的个性,愿意尽可能包容爱人的一切。(其实这个脑洞也开了,只是写不写,什么时候写,待定待定……)

这篇番外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全部一共将近6000字的糖醋排骨,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ω・`)
这是我手里第一个长篇的肉,之前虽然也练过两次笔,一次1000不到,一次2000,这次5700真的要了我的肾了_(´ཀ`」 ∠)_

接下来大概就是正文的不定期掉落了。至于正文是打清水擦边球,还是跟着剧情掉落肉,正在思考中……

最后,再次感谢阅读这些不够出色的文字的你。
祝大家5.21快乐,都能与有情人做快乐事~(不是指啪啪啪哦~)


【祁放小报告】ABO 开车番外2

这次尺度大,所以第一张图用了自己拍的照片掩饰一下

*有微量生子情节,在最后一小部分,雷的孩砸注意啦!
还加了点人物性格上推理出来加的人设,不知道会不会不能被接受哪

前戏终于结束了……接下来就要开始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ω\)
不要小看这一千五百字,用了两天才肝出来的_(´ཀ`」 ∠)_
大夫!看看我的肾还在不在啊!( ;´Д`)
手里的驾照还滚烫着,有不好的地方希望多担待,也可以跟我提( ´ ▽ ` )ノ



啦啦~本子到啦~
不枉我冒着下大雨的风险去取的快递(。・ω・。)
争取做第一个晒出到货的人!(。ì _ í。)

【祁放小报告】ABO 开车番外

还是被锁了,图片见( ´▽`)
如果图片还不行,就贴微博( ̄∇ ̄)

乱七八糟说点什么

这几天又仔细看了SQ漫画,想从细节里挖出祁放和小报告的人物特点、性格,然后……
就悲伤地发现,祁放大概真的是个直男(;´༎ຶД༎ຶ`)
除了和孙璟是好哥们的镜头,其他他出现的时候,不是妹子给他擦脸,就是课间他疑似搂着妹子的腰说话,还有上下学被妹子围住的时候被妹子抱着手臂,更有妹子和他一起吃午饭还从他碗里夹菜……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不会改变我喜欢这对cp的心。原著的故事是坛九的,但同人是我们的!
所以,我会从我的理解来给直男祁放喜欢上小报告一个解释!
这几天都没有更新掉落,觉得很对不起喜欢那篇ABO的小天使们_(´ཀ`」 ∠)_
而且正文里离他们亲亲抱抱拉小手还很远……
所以,这两天大概会开辆番外车来感恩回馈!(⁎⁍̴̛ᴗ⁍̴̛⁎)

以及,小报告不在的第386天,想他!


【祁放小报告】ABO [3]

3.

服用了药片式的抑制剂,压制住了发情。回家之后跟父母把情况交代了下。原本母亲打算让小报告休息一天再去学校,但小报告拒绝了。他不太想让别人知道他是omega这件事。
晚上,小报告吃了药,在床上辗转反侧。这还是向来恪守时间的小报告,第一次零点还没有入睡。
omega意味着什么?依附,顺从,被信息素牵着鼻子走。发情的时候会有alpha前赴后继,甚至可能一辈子被锁在一个alpha身边。
那些标记的AO真的是因为感情而在一起的吗?又有多少只是屈服于本能的欲望?
这些都不是小报告想要的。
小报告知道自己是平凡的,也没奢望过与众不同的人生。在他对未来的畅想里,他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个不错的大学,然后顺利毕业,找一个互相喜欢的人,结婚,生一个可爱的孩子。beta的生育能力远不如omega,但夫妻一辈子有一到两个孩子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这一切都随着性别的觉醒成了可望不可及的梦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报告才在紊乱的思绪里睡过去。

祁放今天有点反常,总是在走神,视线时不时扫过某个方向。
小报告看起来和平常一样,一样早早就到了教室,一样端端正正地听课,一样课间安安静静地看书做作业,一样有违反纪律的事情就汇报老师。
祁放开始怀疑昨天的味道难道是错觉。那张纸条现在还躺在桌肚里,只是上面的味道早就消散了。

“卷毛,看什么哪?”
不知不觉盯着小报告看的时间长了。祁放连忙收回视线,重新放到面前的孙璟身上。
“很高兴啊你,看来和车站那个女孩子发展不错。”
“是啊,她昨天还送我了一包零食诶!”
看着笑得傻兮兮的孙璟,祁放有些无语。
“你今天还去车站?”
“嗯!”
“祝你顺利。”
“谢谢~”

轰隆——
昏暗的天气终于爆发,豆大的雨滴从一两滴,几乎瞬间,连成茫茫一片雨幕。
一直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的小报告突然站了起来,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祁放侧头看着他,看着他飞快地跑出教室,跑出教学楼,听见周围的人在议论。
“发生什么事了?”
“小报告冲出去了!”
小报告一口气冲到国旗下,动作流畅地开始收国旗。
雨水顺着他的发尾流过光洁细腻的脸庞,沿着下巴流过细长的脖颈,最后与半湿的白衬衫融为一体。雨势不小,小报告胸前的衬衫已经贴在身上,随着胸口的起伏忽上忽下。
祁放突然就想起了昨天手摸上对方后颈时细腻的触感,当时那个omega喘得也很厉害,不,比现在的小报告更厉害。
他嬉笑着和身边找他聊天的姑娘要了杯水,边调笑着边借着喝水掩盖下突如其来的口干舌燥。

收完国旗的小报告回来了,全身湿透,处处在滴滴答答地落着水。背却挺得很直,眼神也很清亮,用着坚定的语气说:“国旗,不可以湿!”
祁放忽然笑了。
这家伙,是傻瓜吗?
但是有点可爱哪。
现在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小报告那儿,也没人发现祁放这一不合时宜的表情。
从周围同学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小报告的形象在他们眼里肯定变高大了。
身边的女同学突然低声说:“好帅哦!”
帅?
祁放又仔细看了看小报告。
恕他直言,他实在没有从现在这个眼镜上全是水连眼睛都看不清楚、全身湿透透、身板小小的人身上找出帅的感觉。

放好国旗之后,小报告就去了洗手间,看来是想换身衣服。虽然祁放也想不通他怎么会带着备用的衣服。
祁放迟疑了一下,拿起桌上的抽纸,跟在了小报告身后。
等小报告从侧间里出来,祁放上前把手里的抽纸递给他。
“你来的时候没有拿。我想你会需要。”说完指了指小报告脸侧还湿漉漉的头发。
“谢谢,不用。”小报告没有接过,看都没看一眼,而是侧身想要从祁放身边经过。
祁放心里忽然有些被忽视的不舒服。
“你有必要这么冷漠吗?”
“与你无关。”
祁放气结,一股无名怒火骤来。
我这真是吃饱了撑的!







谢谢!谢谢每一个留言、点赞的人!
感谢你们给我的鼓励!

还有愿意花时间阅读这些不够出色的文字的你(。・ω・。)

距离小报告最后一次2016.4.25出现至今已经一年多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同好。
这文真的没想过会有多少人看到,本着自娱自乐、割腿充饥的想法发出来的,能收到的这些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今天又把sq这两个人出现的部分看了一遍,为了努力不ooc,但同人毕竟是同人,是在原基础上的二次创作,与原著有出入在所难免。╮(╯_╰)╭
而接下来应该会走原漫画的剧情,在ABO的世界观下,原著里发生的那些主角是出于怎样的心态,做出的那些事,比如祁放扎轮胎( ̄(工) ̄)
没有感情的H和强X没有区别(虽然平时也会看这种),我还是希望我所喜欢的他们两个能因为爱情而结合,而非性欲。
最后,再次感谢喜欢我拙劣文字的小天使们!(*≧ω≦)
以及,不变的有缘再见( ´▽` )ノ

【祁放小报告】ABO (名字没想好,看缘分吧)

2.

祁放今天打球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没来由的心慌。按理说,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又是自由活动,等会儿下课了就能回家,往常,其中任何一个原因都能让他带着愉悦的心情打一场酣畅淋漓的球。但是今天,他按了下鼓噪的心口,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
和同学打了个招呼,走向洗手间。双手插在口袋里,状似轻松地走在路上。忽然脚步一顿,偏转脚尖,换了个方向,走向体育馆深处的洗手间。
祁放也没思考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虽然潜意识引导着他走向那个方向,但他更宁愿当作心血来潮,毕竟平常心血来潮做的事并不少。
路过一个角落的时候,他猛地僵在原地。一丝若有若无的兰花香鬼魅一般挑拨着他的神经,alpha的本能被诱惑着唤醒。口干舌燥、心如擂鼓,他像是被邪教迷惑的信徒,任由信息素拉扯着他前往香气的源头。
是一个平时从不注意过的储物间,很角落,也很隐蔽,如果不是信息素的牵引,他根本不会发现。
想要征服,想把对方占为己有,不管里面是谁。

祁放觉醒成alpha的时间并不算短,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发情的omega,这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alpha的本能冲动。
带着短促的呼吸反手锁上门,所有的光线都被锁在了门外。内心狂躁的野兽嘶吼咆哮着,前方的omega是最好的祭品,只要咬上一口,腺体下温热的血液就是抚慰野兽最好的佳肴。
信息素甚至先于肢体动作,侵略性地围堵住对方的,火红热情的玫瑰牢牢地缠绕住微微颤抖的兰花。
尽管看不到五官,身体的大致轮廓却是没有问题。纤长的手指抚上对方的脖颈,一点一点靠近野兽心驰神往之处。指尖不知因紧张还是急切而透着凉意,更衬出底下血液的温度。

“不要……”
对方的声音微弱且沙哑异常,已听不出本来的音色。
但仍仿佛平地一声雷,结结实实打在祁放的脑海里。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竟然差点标记了一个陌生的omega!
祁放想要控制住自己,但即将得到自由的野兽又岂是那么容易回到千万锁链压制的牢笼。
深呼吸了良久,才竭力收回了腺体上的手,又用尽了几乎所有力气才控制住了信息素。
然后,仿佛身后的omega才是洪水猛兽,一步也不敢停顿地逃离了储物间。
当然,没忘了里面还有个发情的omega,顺手把储物间的门关上了。
连体育馆都不敢多呆,跑向了篮球场旁原本打算上的那个洗手间。
走进洗手间时,偶然瞟见镜子里的自己,眼里满是红丝,眼眸清亮,像捕猎时强忍着放走猎物的兽。


祁放也不知道自己在洗手间呆了多久,才彻底压下了内心的燥热,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
等他回到教室,连总是最后一个关门的小报告都给他留了字条离开了。
自嘲地笑了笑,拿起钥匙,正准备把底下压着的纸条扔掉。
忽然,有些熟悉的味道突然闯入了鼻间。
他猛地拿起那张纸条,在鼻下嗅了嗅。
似乎是……兰花的味道。






因为没什么大纲,也不知道故事会怎么走,属于走一步看一步,也就先不起名字了( ̄▽ ̄)
名字什么的,随缘吧,时机到了,也就自然而然来了( ´▽` )ノ
依旧是下面的情节看缘分掉落系列(。・ω・。)

【祁放小报告】ABO(可能是段子,也可能是文)

热浪在四肢百骸奔涌的时候,小报告是呆愣的。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是个omega。
和热情奔放、阳光好动的孙璟祁放不同,他知道的,自己呆板又无趣,做事一板一眼,手上的事情每一件都要做到分毫不差。死守规矩,所有不符合纪律的事都会报告老师。不会社交,长相平凡,走马路上突然消失都不会有人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比不过那些天姿聪颖的alpha。
这样一个各个方面都平凡普通的人,应该和班长阿树一样,是个beta才对。怎么就变成了稀少的、孱弱的、永远处于弱势的omega了哪?还是最罕见的男性omega。
然而越升越高的体温和愈发浓重的无力感,让他没有心思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只能喘着粗气,倒在储物间的地上。
说来也算难得,情热突至的时候正好是放学前最后一节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间,他利用自己极低的存在感,悄悄离开人群,躲到了这个体育馆角落很少有人知道的储物间。
学校的杂物工作人员都是beta,一是为了学生安全隐患考虑,二是毕竟这个世界alpha和omega是小比例人群,而且alpha在各个行业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omega的身体也做不了这些体力活,到底beta才是社会重要劳动力。
所以,他现在只要静静呆在这里,挨过这波情热,然后离开,或者等到工作人员发现他。
小报告不傻,他读的书也多,虽然觉得自己会是beta,但是AO的知识他也了解了不少。初次发情的omega有多危险他心知肚明。

吱呀——
储物间的门被打开,光亮从来人身边透了进来。
小报告已经被情热烧得满头大汗、双眼迷蒙,根本看不清来的是谁,更何况还逆着光。
直到对方反手锁上门,带着沉重的呼吸声靠近时,小报告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妙!
来人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浓烈得让人迷乱的玫瑰花香,牵动了小报告的情热更加汹涌。
他走到小报告身前,缓缓蹲下身,玫瑰香霸道不容置喙地抓住了小报告的信息素,死死地把清雅的兰花香气包裹其中。
小报告的夜视能力不好,根本看不清对方的动作,但对方明显不是。冰凉的手指伸到小报告的脖子上,一点一点挪到脖子后面的腺体上,轻轻按压。
凉凉的触感让滚烫的腺体有些舒服,也拉回了小报告一些理智。
“不要……”开口沙哑的声音,小报告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不想,哪怕是短暂标记都不要。虽然还没那么快接受自己omega的身份,但是至少,标记这种事情只能和喜欢的人做。他就是这么死板固执,哪怕自己要死撑着情热带来的痛苦,也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让步。
对方的手明显僵硬地停住了。过了好久,才把手一点点挪开,信息素慢慢撤离小报告的四周。期间小报告的身体一直紧绷着,防备着对方突然进攻。
那人转过了身,逃也似的离开储物间。
直到储物间的门被重重关上,小报告才敢放松身体,彻底瘫软在地上。

对方没有再回来。毕竟是初次发情,时间不会太长,半个小时后,小报告的情热就退了,下次情热理论上在三小时之后。小报告稍微缓了缓,去洗手间打理了下,就匆忙回到教室,拿了书包回家。
令人意外的是,平时早早就和一堆女同学说说笑笑回家的祁放,竟然书包也还在教室。
小报告作为劳动委员,总是最后一个走,负责关门窗,班级钥匙也理所应当在他那儿。
思考不到半分钟,就给祁放留了张字条,连同班级钥匙一起放在了祁放桌上。自己则飞奔往药店买抑制剂。





放飞自我不需要理由┑( ̄Д  ̄)┍
圈子太冷,自割腿肉!
最重要的是,有没有下文看缘分∠( ᐛ 」∠)_

【非良】杏花雪

存个脑洞,鬼怪向。
书生✖️鬼魂

张良在逝世之后,一直没有转世,常年徘徊在一个山头。
两百年后,韩非的转世来到这座山头,险些丧命在山脚下的土匪手里时,张良突然出现,救走了韩非。(此处场景应该很美,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还有个仙人一样的大美人,自行想象吧∠( ᐛ 」∠)_)
山顶有一颗几人合抱粗的杏树,风吹花落似雪。树下有间屋子,张良带着韩非住在了这里。两人常在树下对弈,或者韩非弹琴,张良舞剑,张良隔三差五还会给韩非一坛杏花酿的酒。总之日子过得十分快活。
但是,韩非之所以会路过这条路,是因为要前往洛阳,参加“贤良方正”科的考核*。韩非住了段时日后,向张良辞行。
张良没有阻拦,只是在韩非离开前的一晚,再一次邀他在树下喝酒。他告诉韩非,这酒是曾经赵国特有的杏花白,告诉他,他一直在等一个人回来,告诉他,这酒从他花了许多年找到这座山头、这棵树开始,每年酿一坛,盼故人归来后同饮。
喝了很多之后,他们滚在了一起,做了一些你知我知的事情。
第二天韩非醒来的时候,人和行李都已经在山脚不远处的镇子里了。韩非感觉自己大梦一场,怅然若失。但还是决定接着上路。
直到到了下一个郡,才听人提起说,那座山头很古怪,明明山不高,半山腰却总是云雾缭绕,进去的人大都会迷路,很少有人能走到山顶,而少数到过山顶的人也都说山顶空空如也,寸草不生。
那一瞬间,韩非全都明白了,知道张良不是人,张良等的人其实是自己,于是折返。
结果离山脚还有一程路的时候,又遇上了那伙山贼。遂,韩非,卒。
张良发现了山贼丢在山上的韩非的尸体,带回埋在了杏树下。
数月过后,张良晨起推开房门,树下一紫衣男子背光而立。那人上前几步,笑对他说:“子房,我回来了。”



*注:子房死后两百年应该在东汉,王莽刚被平定不久。而且汉朝实行察举制和征辟制,非哥想做官得通过人举荐。而“贤良方正”科,是个向君主直言极谏的专科,个人觉得比较非哥。
还有,因为杏树的寿命一般只有一百多岁,而从子房生前找到山头到再遇非哥,至少过去两百多年了,所以其实那棵树和子房一样都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也是为什么别人看不到的原因。
子房不杀山贼,是因为他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能随意夺取这个世界的人的生命。
非哥在山贼杀他的时候,或者埋在树下的时候,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以上这些都是一个工科生为了让设定逻辑过得去而百度的,如有不实,在下尽力了( ・᷄ὢ・᷅ )

以及,最后非哥也成了鬼了。
生不能长相守,死亦可雪白头。

忽然觉得枫岫的那首诗也好适合非哥啊(;´༎ຶД༎ຶ`)

如今皆是生前梦,
一任风霜了烟尘。
回首云开枫映色,
不见当年紫衣深。

私心打了非良tag,从天行的相国之孙到秦时的三师公再到将来的留侯,他在那人离去之后不断成长,闲暇之余,不知是否会忆起故人。

我萌的cp为什么都那么悲_(´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