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ABO [13]

13.

“喂,卷毛,想什么呢?”
面前突然出现一只手,上下晃了几下,把祁放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
祁放抬头无精打采地看了一眼孙璟,又趴回桌上,有气无力地说:“还能想什么?”抬抬下巴,看向右前方的位置。
孙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下课了还端端正正坐在座位上看书的小报告,顿时明白了七八分。
拉开祁放前面的座位岔开腿坐下,孙璟问:“不顺利?”
祁放长叹一口气,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卷毛,无奈开口道:“这已经不是顺不顺利能够形容的了……”
这段时间,祁放把自己在小报告那儿的存在感至少刷高了一倍:比小报告还要提前到教室,就为了让他来学校第一个看到的人是自己;小报告帮老师搬作业的时候,也是第一个冲上去;放学后千方百计调值日,就为了两人有点独处时间……等等诸如此类的事。
但是!这么狂刷存在感之后,小报告对他和对其他人还是一样,不主动靠近就永远离得远远的。
而且,他的那个短暂标记应该早就失效了。想到这点祁放头顶都开始冒怨气了。
“嗯……确实有点不对劲。”孙璟开了盒牛奶,咬着吸管说,“那你要不要试试和我一样直接告白?”
祁放翻了个白眼:“你和秋瞳告白之前多亲近啊,你告白之后她也没远离你。可我们现在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同学关系,要是把他吓跑了怎么办?”
孙璟转头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小报告,又看看趴桌上的祁放,说:“确实。搞不好以后出门离你三丈远,见你色变什么的。”
祁放头顶的怨气更浓了。
孙璟眼珠一转。“要不这样吧,也许他对你其实有感觉,只是自己没发现哪。你找点外在压力刺激一下?”
祁放的耳朵一下支了起来,孙璟一看有戏,又接着说:“你看,偶像剧里女二一来,女一就意识到男一的好了。你看看能不能让他吃醋起来,要是有反应,就说明对你有感觉,要是没有……你还是接着刷存在感吧。”
祁放低头一想,可行,就痛快地应了。
“好!”

又是一节体育活动课,几个班上的人都在操场、篮球场运动。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遮蔽腺体,祁放注意到小报告从上次发情之后就尽量都穿高领的衣服,把后颈的腺体盖得严严实实的,不露出一星半点。今天也是,短袖运用服外面还穿了长袖的外套,拉链被拉到最顶端,就连裤子都是不露脚踝的长裤。不像祁放和孙璟,在太阳这么好的天气,早就在课前换上了短袖短裤。
这几天难得和小报告并肩走的时候,祁放再没有闻到过怡人的兰花香,明明算算时间,就快到这一次的发情期了。而素雅的兰花里再也不会杂糅热情的玫瑰。
一想到这儿,祁放就有点烦躁。索性下了场,到了休息区。而小报告正在休息区正襟危坐,等着上场。那副宽大的眼镜反光遮住了脸,祁放一时也不好判断小报告的视线落点。但他走过来了,小报告又头都不转一下,祁放顿时有些郁闷。心情不畅,导致他更燥热了。
“热死了……”转头正巧看到孙璟手里拿了瓶冰水,“你有水啊,借我喝。”上前一步拿过水,直接咕噜咕噜咽了下去。冰凉的液体让烦躁的内心平静了点。
“这是买给孙璟的!”一旁的女孩忿忿不平。
“唔(咦)——?录肿么蹦(那怎么办)?”鼓着嘴的祁放问道。
祁放转头看向一脸怒气的女孩,却看到了女孩身后坐着的小报告,脑中忽然响起孙璟的话“你要不要找点外在压力刺激一下”,于是立即转身,捧起孙璟的脸努力凑近道:“胡鼓努(还给你)!”
孙璟一脸错愕,手握成拳,奋力推开祁放的脸,用洗已经被挤变形的嘴说:“不用噜(不用了)!”
祁放也不知道哪吃错了药,死不松手。
一旁的女孩惊得大喊:“你干什么!”
“补鼠胡鼓突(把水还给她)——”祁放还在尽力解释自己的行为。
“你留着自己喝吧!”女孩已经快发狂了。
孙璟瞪大了眼睛,挤眉弄眼地问:你干什么!
祁放也用同样的方式回答:你说的啊,刺激!
孙璟脸色一变,心想我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多大的坑。看了眼头转向另一个方向的小报告,继续回复:那你也不该找我这个A啊!
祁放一愣:对哦,我找个alpha方向不对啊!
孙璟趁机逃脱他的魔爪,揉着腮帮子坐得离祁放远远的。
祁放回头,看了眼小报告的位置,却见位置上空无一人。
小报告?!








这里走了漫画线,小报告最后出场的那次。但也是最后一次,之后祁放的剧情应该不会跟漫画了,除非原作小报告再出来。
这么一说下面的剧情就没悬念了……有点不甘心……( ̄▽ ̄)
我可能过的是美国时间,基本每次都半夜更文(;´Д`A
再次感谢不离不弃的大家~(。・ω・。)

【浮金】浮生一梦(H)

图片都被吞了……嗯,感觉有点难过,那我以后开车怎么办……

评论放链接。

浮生剑×金铃索,基本上把这个cp的酸爽点都加进去了:金铃爱着绿竹怎么对待浮生,浮生随身带着和柳叶刀的定情信物,金铃看着队伍里的打狗棒想绿竹,浮生故意用绿竹的口气喊金铃儿……

狗血小言,18j,谢谢。

想了想还是预警一下吧,周更什么的也很难保证了……
因为本人要开始准备考研了(虽然现在开始确实很晚了),所以更新又变成不定期的。
给各位读者老爷道歉_| ̄|○

不过,越是学习的时候越喜欢摸鱼……万一出现三天两更什么的,请千万不要惊讶……

还是很感谢因为那篇文看到这些的大家,感恩有这段缘分~(^_^)

【祁放小报告】ABO [12]

12.

“人哪?”
“有事回去了,我来替他值日。”回答小报告的是笑眯眯的祁放。
“哦。”小报告应了声,就平淡地接受了这个变动,开始拿工具打扫起来。
祁放一个箭步上去,夺过小报告手里的扫把。
小报告不解看他。
“地我扫,等会儿也我来拖。毕竟我才是今天的值日生嘛,你平时做了那么多,今天就擦擦黑板、排排桌子什么的好了。”
小报告虽然很纳闷对方突然的热情,但看到祁放已经唰唰唰扫过去一个走道,也只好拿了抹布准备抹黑板。
两人按各自的分工做事,竟然都没有一句交流。
这样不行,我得主动点。不然对不起自己连哄带骗才换来的值日机会。
“咳,那个”,祁放竖起拖把,手臂撑在柄上,大半个重心都靠过去,让自己看起来随意些,“你回家之后还好吗?”
“嗯……回家之后都很稳定。”当然,他没说洗完澡后自己身上差点连中和剂都遮掩不掉的变调的信息素。
“这样啊。”祁放暗自咬牙,埋怨自己怎么开口就选了这个进行不下去的话题。

直到值日完,小报告都没主动和祁放说过一句话。哪怕期间祁放故意在他面前晃悠来晃悠去,小报告都专心致志地排桌子,头都没抬起来一下。祁放不知道是该赞叹小报告做事一心一意,还是悲哀自己的吸引力都不如一张桌子。
整个值日工作完成后,小报告按照惯例搬了张凳子,拿了根粉笔,颤颤悠悠地踩上去,准备写课表。
身旁伸出一只手,虚拢住小报告的腰部。小报告感受到腰侧温热的气息,疑惑转头。
只比站在凳子上的自己矮了个头的祁放,正笑眯眯地把手放在自己的背后。
“嗯?”
“怕你又摔了。”
小报告心里一暖:“谢谢。”说完就回头认真写起板书来。
距离这么近,祁放忍不住轻嗅对方的气味。中和剂的作用下,兰花的沁人心脾又带着莫名吸引力的香味再难寻觅。祁放没来由的有些失望。
轻嗅的动作不自觉地带动身体的靠近,信息素的味道不再,衣服上淡淡的皂角清香也不错。手下意识地伸过去揽住了小报告的腰。也许是服用了抑制剂或者本人太迟钝的原因,专心一笔一画写板书的小报告并没有发现这个变化。
祁放也在片刻失神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想急着放开,又怕自己动作太大惊到小报告,看了看小报告没什么反应,才没有收回手。
又忍不住仔细观察他:皮肤很白,大概是因为不常出门;那副眼镜也太大了,明明摘了之后那么好看;脖子纤长,后面腺体处还有被噬咬进入的痕迹……
祁放的眼神黯了黯,突然多了些难以言喻的火苗。
“祁放?”身侧的手不知何时揽上自己的腰,不过突然收紧的力道让小报告无法忽视。
祁放惊醒,猛地松开手退后一大步。“抱歉!”
“我没事。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走了个神。”我总不能说,刚才想把你再标记一次,让所有人都闻到你被我标记后的信息素的味道。
“嗯。我课表抄完了,整理整理准备走吧。”
“好。”
小报告扶着黑板,蹲下身,准备从凳子上下来。祁放见状伸出手,却又在小报告看见前惊慌失措地收回来。

“我送你回家?”
“不用……我没有那么娇弱。谢谢你的好意。”
“不客气。”
祁放和小报告道别后,又忍不住转身目送小报告离去的身影。
等到人消失在拐角的时候,祁放才拿出手机,给孙璟发了条短信:“怎么办?我发现我栽了!他对我的影响比我想象的更大!”
片刻后短信铃声响起:“彼此彼此!找到了那个人就认栽吧!还不抓紧,别到时候后悔!战友~”
找到了吗?
找到了,找到了那个想用一辈子好好对待、想一日三餐一年四季都能在一起、想用生命作誓交付所有真心的人。
明明余生还有那么长,我却只想和他一起度过。
祁放把手机收回口袋,哼着小调往车站走。路过的人带着好奇、探究、暧昧的目光打量他,他也不甚在意。更不会像从前那样回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现在他的眼里心里都是小报告。想到接下来的“追报计划”,他都能一个人在那儿傻笑,小报告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真令人期待啊。
当然,他显然忘了今天之前的失败。
不过,就算想起来,想必祁放也不会在意。反正就是这个人了,迟早会让他也心动的。








修仙修得停不下来了,明明身体不算好_(´ཀ`」 ∠)_
前两章老觉得感觉不对,这次有点找回来了,但是一到最后一段写感情的就又有点奇怪……果然只有香艳的情节才是我能驾驭的吗……( ・᷄ὢ・᷅ )
还是没有大纲,情节随心。忽然意识到12了,题目还没有……难道要这么延续到完结吗……真的能完结吗……(´Д` )
欢迎各位读者老爷评论啊~有任何问题或者感觉提议之类的都可以说的~O(∩_∩)O



【祁放小报告】ABO [11]

11.

之后祁放和小报告一起去药店买了中和剂和抑制剂,用来掩盖小报告身上的味道,以及避免再次发情。
送小报告回家的路上,祁放推着小报告的自行车,小报告背着自己的书包,胸前抱着祁放的挎包。
彼此都很默契地没有开口,就这么安静地走了一路。
祁放时不时偷瞄小报告一眼,见他又恢复了平时那副一本正经的表情,走路端正得像要去参加会议的小领导。
明明这么呆板无趣,为什么我会觉得这样的小报告也有一点可爱哪?也许,不是一点?是……很可爱?非常可爱?极其可爱?也不是很无趣,年纪轻轻却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小老头,怎么看怎么有意思……
“祁放?”
身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脚步,喊住了只顾向前走的祁放。
“嗯?”祁放疑惑回头。
“我家到了。”
祁放看看四周,已经到了小区里一栋楼前面。
小报告上前,一手从祁放手里接过自行车,一手把包递给他。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还有体检那天也是。之前对你因为自己的原因发脾气,是我不对。对不起。”
重新把包挎回身侧,祁放静静地看着小报告,看着他更严肃的表情,看着他因为歉意和谢意微微低下的头,看着他那副呆板的眼镜盖在明明很清秀的面容上。
祁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他的心上破土而出。
他忽然有种时光会永永远远停留在这一刻的错觉。
“没关系。不用谢。”他听见自己说。
听到这个答复,小报告抬起头,仰视着他,严肃的表情缓和起来,唇边漾起一抹微笑,镜框后清亮的眼睛眯了起来,像藏着满天星子的湖泊。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吧。
心跳不可控地加速。祁放呆呆地看着小报告和他道别,说完“再见”就收起笑容,挺直腰板,推车去了车库。
小报告彻底走出祁放视线的时候,祁放忍不住手按在胸口,鼓噪如雷。
会为了他的笑容而喜悦,为了他的泪水而难过,会想要他百事无忧,会不能忍受他受到他人的伤害,会想要标记他,让他成为他的omega……
他听见心底有个声音在说:我想,我喜欢上他了。

“你说,喜欢上个同性要怎么办?”
“噗——”孙璟一口奶没来得及咽下去,全奉献给了大地。
“你再说一遍!”
“我说,喜、欢、上、个、同、性、怎、么、办。”
“行了,没必要这么一字一顿的,我又没听力障碍。”孙璟擦擦嘴边的奶,“所以,你真的是祁放?那个成天和妹子们待在一起的祁放?”
“如假包换。”祁放手过头顶,庄严宣誓。
“嗯……那问题就大了……”
“喂!”祁放默默举起身边的矿泉水。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怎么想到来问我,我看起来像个恋爱专家?”
孙璟说完,又喝了口奶。
“你不是在追秋瞳吗?”
“你个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来问我这个情窦初开的菜鸟?”
“对方是男性啊,和女孩子还是不一样的啊。”
“有什么不一样的。喜欢就去追呗。他也喜欢你,你们就在一起。他要是拒绝了你,你……拒绝了再说呗。”
祁放沉默片刻,点头道:“对,得让他对我也有感觉。”
“对了,你喜欢上谁了?”
“追到了再告诉你。话说,你最近突然喜欢喝牛奶了?”
“秋瞳的信息素是牛奶味啊。”
“……忽然后悔请你了。”
“晚啦~”孙璟猛吸一口,最后的牛奶尽数入口,心满意足地去车站了。

请了一天假的小报告,第三天早上仍是第一个到教室。令他意外的是,第二个到的是祁放。
“早啊!”半侧沐浴在晨光中的祁放搭配上他无可挑剔的笑容,简直是幅精美的油画。
小报告愣了愣,表情柔和了些,道了句“早”。然后又回到一本正经的状态,开始晨读。
祁放眨眨眼:怎么效果和预想的不一样???
下课之后,祁放也婉拒了女生们的邀约,坐在座位上,支着头看着小报告的背影。
在小报告回头的瞬间,摆出最完美的姿势朝他微笑。
然而小报告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他身上,匆匆扫视到班长阿树的身影,就起身拿着数学题过去了。
祁放:!!!
午饭的时候,祁放端着碗筷坐到小报告对面。
小报告吃饭的时候极其认真,全身心投入解决眼前的午餐当中,完全没抬头看祁放一眼。
“嗨……”
祁放刚把碗筷放下,准备打招呼,对方就吃完了最后一口饭,从兜里拿出纸巾,细致又快速地擦完嘴唇,端起盘子走了。
祁放:………………







假期开始了(。・ω・。)
祁•花式撩不成功•放
小•不明白你在做什么•报告
祁放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呢,可喜可贺( ´ ▽ ` )ノ
亲身实践了“bgm对写文的影响”,感觉听的歌不同,文风都有点变化哪(´・_・`)

【祁放小报告】遇狐(狐狸×人)

存个去年就躺在备忘录的脑洞。

套路,都是套路!
狗血,尽是狗血!
架空背景下的ooc!
同人的同人!
日天日地贵气攻×自尊心强自卑受


传说九尾狐是神兽。
传说九尾狐很罕见。
传说九尾狐的人形都很俊美……
最后那点不是传说,至少小报告眼前的这只就长得非常……嗯……好看。

小报告的父亲是位郎中,所以先生放了学后,小报告总是会去学堂不远处的岐山踩药草。
可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一向风和日丽、天朗气清的岐山竟然蓦的天阴了起来,空中似有雷电闪动。
“怎么突然就要下雨了?”小报告嘀咕了一声就开始往山下跑。
然而少顷,竟已是伸手不见五指。
“啊!”
小报告也不知跘到了什么,身子向前一扑,直直滚下了山去。

小报告渐渐有了意识,只是头痛欲裂,浑身酸痛,似乎伤得不轻。
他勉强撑起身子,尚未抬眼,就见地上一团毛茸茸的尾巴……
尾巴?!
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小报告一个劲地往后撤。
“哦,你醒了啊。”
那堆尾巴中间抬起了一个狐狸脑袋,动着嘴,对他说着人话。
狐狸说人话?!
小报告大惊失色,又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期间扯到了伤口,疼得他“嘶”了一声。
“哎哎你别乱动啊。你从山坡上滚下去了,我看你还有气,就把你捡回来了。”
小报告这才发现自己在个山洞里,身下还有干草。
“你,你……你是妖怪?”小报告害怕得微微发抖,看着那堆尾巴走向自己,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声。
“妖?也算吧。”狐狸径直走到了小报告面前,绯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一脸惊恐地小报告。
凑得这么近小报告才看清楚,这是只白里透着粉的狐狸,那一堆尾巴,一,二,三……好像是九条?
“九,九尾狐!”
看着面前清秀的少年本就惊得大大的眼睛一瞬间又瞪大了许多,狐狸忽然觉得很有意思。“对,你猜的不错。”
伸出尾巴,帮少年把惊掉的下巴抬上。
小报告恍惚中有一瞬闪过“尾巴好舒服”的念头,才慢慢回了神。
“你……你想做什么?”
“你不该先感谢一下你的救命恩人吗?”
“多,多谢。”
“就这样?”
“那你,你想怎样?”
“嗯……你是个结巴?”
“不,不是……”小报告暗自咬了咬牙,“不是!”
“那就好。要是个结巴,那我下山之后就麻烦了。”
“下山?”
“对,我要下山。”
小报告觉得自己一定不正常了,竟然从一只狐狸的眼睛里看到了奸诈的笑意。

“狐……狐仙大人,你下山做什么哪?”
“秘密。”
小报告看着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不禁有些心跳加速。想到刚才在山洞里自己的反应,又窘得脸颊发红。

“可是山下没有会说话的狐狸。你这样子下去肯定会被当成妖怪打死的。”
“凡人还伤不了我。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以这副形态下山了?”
说完,小报告眼前突然一片云腾雾绕。待雾气散去,一个玉树临风、身着白裘的翩翩佳公子,正端着一双绯色的桃花眼似是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真好看……”
“那是自然。狐族的人形里,还没几个丑的。”
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的小报告,立刻把脸低了下去。岐山镇很小,没什么达官显贵,虽然也有几个有容貌出众的,但能比得上眼前的这个的却是没有。更别说他身上的那份贵气,更是小报告从没见过的。

“对了,你也别喊我狐仙了。叫我祁放吧。”
祁放……小报告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你呢?”
“小报告。”
“小报告?这也算个名字?”
往日里,自尊心极强的小报告是不会跟人提及自己的身世的,但对着祁放,小报告不知怎的,好像愿意把一切都说给他听。
“我是我爹有天上山采药从山脚那儿捡的。捡回来的一个月里天天生病发烧,多亏了我爹是个郎中,又心好,一直给我医治,才把我救了回来。后来镇上的人说贱名好养活,正好那阵子有个专门把镇里发生的大事小事上报的人被调走了,就叫我小报告了。”
小报告说完有些紧张,怕对方会因此瞧不起自己。
沉默着等待一会儿,小报告都感觉自己的手心出了层薄汗。
“小报告嘛,这名字也挺好的。”
那一瞬,小报告听见了自己的心咔嚓一声,就像久压心底的一块浮冰在春天的感召下,裂解、消融,最终消失于漫漫春水之中。


——TB没有C——

舍友说,这就是我……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所以,那篇abo如果有不符合正常感情心路历程的,我的锅……但我真的不知道两个人谈恋爱应该是怎样的,只能把自己幻想的东西表达出来。
再次感谢阅读以及喜欢那篇abo的你们(^ω^)

emmmm……那个什么……
这两周会很忙,直到7.15大概都没空,更新的事必须放下。
等到有空了,我看个机会补个肉?
_(´ཀ`」 ∠)_
占一会儿tag,明天删( ・᷄ὢ・᷅ )

【祁放小报告】ABO [10]

10.

储物间里很安静,只有两人一深一浅的呼吸声。
小报告又坐回纸箱子上,等待体力恢复。
祁放的夜视能力很好,比起小报告只能看到个大概的轮廓,他能看到对方细微一点的动作,比如,小报告现在正在耸动的肩膀。
粗重的呼吸声来自小报告,显然,他在哭。
祁放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个omega在他面前流泪,或者说一个男性omega在他面前流泪。尤其是经历了刚才那样的事情后。
对方不吭一声,明显想借着黑暗不被他发现。
要不要去安慰呢?
心里还在犹豫着,身体却先一步有了动作。
静谧的空间,一点点声响都能引起另一个人全部的注意。
然而,当指腹扫过脸颊的触感突临时,小报告还是愣住了。
祁放把泪水抹点之后,收回手,在小报告面前蹲下。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老实说,作为一个alpha,并不能完全体会到那个时候的你的感受。但是,这种事只是偶然,你没有任何错。既然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放在心上折磨自己。”
祁放说完,默默等待着小报告的回应。
小报告没有开口,兀自流着泪。
就在祁放以为没有下文的时候,小报告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接着从裤袋里掏出纸巾,细细地擦去眼泪,还不忘就湿润的纸擦拭掉脖子上的血迹。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抬头,看着黑暗中祁放的脸。
“我并不全因为刚才的事情才……这样。”他顿了顿,一个深呼吸之后接着道:“我只是觉得不公平。”
祁放没有动作,表示愿意倾听下去。
“alpha对omega的影响力有多大,刚才你也看见了。我……在发情之前,从来没觉得自己会是个omega……”小报告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有点像自言自语,但祁放知道他在说给自己听。
将近一个月,性征突变带来的压力一直重重挤压在小报告的心里,让他决定在这次偶然的倾诉机会里,一股脑地全吐出来。
小报告的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的音量:“我原来以为自己会是个beta。我知道自己和你们这样的alpha不同,你们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我需要付出更多。祁放,其实,我很嫉妒你。你聪明、人缘好、体能也不差,而我读书死脑筋,为了维持班级纪律又会向老师打小报告,平时不爱说话,朋友也没几个。所以,我看不惯那样开朗活泼的你,你和女生们的欢笑让我觉得嘈杂,下课和同学的嬉闹让我觉得聒噪,连带着你对我的善意,我也觉得是种炫耀。对不起,祁放。”
“不是。我……”
“先让我说完,好吗?”
“好。”
“即使这样,我也不想放弃努力。在对未来的规划里,我会上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然后毕业,和成千上万的普通beta一样,成为社会劳动阶层的一份子,接着娶妻生子。”
小报告说着说着,言语里又带了哭腔:“但是,我是个omega。从我性别被发现的那一刻开始,所有人对我的印象,就只会剩下‘罕见的男性omega’,甚至连‘小报告’这样的都成了次要。”
祁放起身从他手里抽了张纸巾,轻轻擦去脸上的泪水。
“你看,原本我不爱哭的,现在止都止不住。”小报告露出一个苦笑。
祁放耐心擦拭了会儿,才在小报告身边的纸箱子上坐下。
也许是标记的原因,祁放周身的玫瑰香让小报告莫名的安心,心里压着的巨石也在刚才的眼泪冲刷下消去不少。
“omega也好,beta也好,甚至是alpha,你就是你。就算别人再怎么看你,你也还是你。至少在我这里,小报告就是小报告,不是什么omega小报告。打了我那么多次小报告,想让我忘了?太天真了你!”
小报告被他突然的翻旧账愣住了,一时连眼泪都停了。
“况且,性别这种东西是天生的,就像外表一样。只是刚出生时不明显,等到长大了,就看得出来了。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接受自己的外表的。如果你实在不喜欢,也可以和整容一样动手术变个性什么的。”
说完,祁放突然凑近小报告。小报告不解转头,就感到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带着魅惑的语调在耳畔响起:“所以,你要变性吗?”
小报告低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呼了口气,坚定地说:“不要。”
“现在还觉得难过吗?”
“好多了。祁放,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祁放从他身边离开,忽然有点不敢看小报告:“不用谢!那个,没关系。其实,我也……算了,没关系。”








啊啊啊抱歉,迟到了!(>人<;)
这篇的字数也不是很多,果然写人物感情交流不如肉体交流顺遂吗【不是】
感觉小报告被写得有点娘化了,但我本意不是这样,不知道你们看下来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人物因为原著仅有过一次交流,情感交流的时候有点把握不住人物,感觉私设过重,不知道看下来会不会有这个问题呢……_(´ཀ`」 ∠)_
千言万语,感谢大家不离不弃ヽ(;▽;)ノ

【祁放小报告】ABO [9]

9.

“就在那里!”
说时迟那时快,小路的一端突然冒出一个学生和一群保安。
“不好!快跑!”绿毛几个转身向另一边跑去。
保安立刻分成两队,进行围堵。
小报告身上的力道突然被卸去,一下跌坐在地。
小报告喘着粗气睁开眼,就看到一头粉色卷发抓起他的手就要跑。然而小报告双腿软得不行,站都站不起来。小报告绯红的脸冲着祁放无奈摇了摇头。
祁放没有犹豫,一手穿过腋下,一手穿过膝弯,将人打横抱起。
“啪嗒!”眼镜不慎落地。
小报告一下失重,双手下意识地紧紧搂住祁放脖子。
祁放没有管那眼镜,抱着人跟保安打声招呼直接离开。
除了为了尽早离开那里,祁放还有点小私心不去管那眼镜。
不得不说,不戴眼镜、脸颊绯红、双眼湿润的小报告清秀可人得想让人一口吞掉。
发情的omega对alpha影响有多大不必多说。而祁放从刚才来到小报告身边,被这股兰花幽香包围的时候,体内alpha的本能就在不断叫嚣着“标记他!标记他!”。

强忍着内心的欲望,抱着人到了储物间。这个点,校医务室的医生早就下班了。
祁放把人放在储物间的纸箱子上,又起身把门反锁了才来到小报告身边。
小报告无力地趴在身旁的纸箱子上,胸口却因急促的呼吸剧烈起伏着,静静地等待祁放做完这些动作。
祁放的信息素早就控制不住跑出来,热情奔放的玫瑰织成细细密密的网,却欲进不进欲退不退地缠绕在娇艳的兰花四周。
明明情热奔涌,体温异常窜高,浑身都软绵绵的,偏偏内心无比平静安逸。小报告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眼前的人是个alpha,自己却一点都不担心受到伤害。
祁放现在难受极了,但他还是努力抑制自己的信息素,蹲在小报告一丈远的位置,问他:“你现在怎么样?带了抑制剂吗?”
对处在发情中的omega,抑制药片已经不顶用了,只有注射式的抑制剂才能把情热硬生生逼退下去。
只带了药片的小报告无力地摇摇头。
伸手摸摸小报告额头,灼人的温度让祁放也忍不住皱眉了。按理说,现在被迫诱发发情期的小报告需要及时得到缓解,不能再像上一次一样硬撑过去。温度这么持续升下去,脑子非烧坏不可。
但是,医务室关门了,小报告也没带注射式抑制剂,而他也不可能带着这样的小报告上街,去药店买抑制剂。
不知道他跑得快点的话,能不能在温度高到不可思议之前买回抑制剂?
但眼前也只剩这一个办法了。
祁放起身,准备出门买药。
光线微弱的储藏室,小报告本就不好的眼睛根本看不见东西,只能凭着信息素感知到对方的动作。
捕捉到对方起身将要远离的信息,小报告伸手抓住祁放衣角。
“去……哪里?”
祁放安抚性地拍拍小报告手背。
“去买药。”
小报告仍是不松手。
“来不及了……”
小报告在这方面的知识毕竟不少,他很清楚,任由体温这么烧下去,omega会有生命危险。
“你……标记我吧。”
祁放僵在了原地。他想到了所有的方法,除了标记。
因为曾经,小报告在这间储物间拒绝了被标记。
而现在,他让他标记他……
感觉到身前的人久久没动作,小报告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让人误会的话。
“我是说……短暂标记……”
祁放当然明白小报告的真正意思,只是在听到小报告让他标记的时候,心跳止不住的加速让他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祁放没有言语回应,只是铺天盖地的玫瑰花香失去了原本气势汹汹的进攻姿态,转为温柔缱绻的抚慰缠绵。
祁放也不再克制,任由玫瑰纠缠幽兰,腻歪得似是永远分不开。
这一次,来自alpha的信息素没有带来压迫和紧张,反倒引发了小报告血液里更深层的来自本能的渴望。
“呃……”
第一次感受到身体的悸动,小报告不禁呻吟出声,又在意识到自己发出什么声音后,死死咬住下唇,唯恐再有什么不堪的声音发出。
祁放附身,比小报告体温低得多的手指直接按上腺体。小报告忍不住,轻轻抖了一下。
伸手把人抱起来拥在怀里,小报告几乎整个身体都靠祁放支撑,下意识伸手拽住祁放腰侧的衣服。
祁放把头埋在小报告肩窝处,吞吐出的灼热的气息喷在小报告脖颈。
小报告不由自主地侧过头,露出纤长的脖子,以及诱人的腺体。
祁放吻上那处突起,舌尖轻扫,甜美的气息溢满口腔,惹得小报告想躲。
祁放没有给他机会,把人抱得更紧,犬齿细细摩挲腺体。如果说刚才小报告还只是靠着祁放,现在就是整个人挂在祁放身上,四肢百骸软得没有一丝力气。
然而纵使再多的刺激,小报告仍是紧咬下唇,不溢出一丝呻吟,只有浓重的呼吸出卖他此刻的感官。
祁放知道他坚持不了更久,也不在挑逗,牙下用力,尖锐的犬齿刺破已然柔软薄弱的腺体。
鲜血顺着脖子流下,小报告抖得厉害,祁放也只是把人抱得更紧,没有松口。
短暂标记持续了一阵,怀中的人不再颤抖,体温也渐渐回归正常,祁放才松开手,退后等待人清醒过来。
兰花的味道不再清雅孤高,隐隐杂糅了热烈激昂的意味。
“谢谢你,祁放。”
“不客气。”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ω・。)
啦啦啦~下周见~( ´▽` )ノ
(这次终于说对了_(´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