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非良】杏花雪

存个脑洞,鬼怪向。
书生✖️鬼魂

张良在逝世之后,一直没有转世,常年徘徊在一个山头。
两百年后,韩非的转世来到这座山头,险些丧命在山脚下的土匪手里时,张良突然出现,救走了韩非。(此处场景应该很美,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还有个仙人一样的大美人,自行想象吧∠( ᐛ 」∠)_)
山顶有一颗几人合抱粗的杏树,风吹花落似雪。树下有间屋子,张良带着韩非住在了这里。两人常在树下对弈,或者韩非弹琴,张良舞剑,张良隔三差五还会给韩非一坛杏花酿的酒。总之日子过得十分快活。
但是,韩非之所以会路过这条路,是因为要前往洛阳,参加“贤良方正”科的考核*。韩非住了段时日后,向张良辞行。
张良没有阻拦,只是在韩非离开前的一晚,再一次邀他在树下喝酒。他告诉韩非,这酒是曾经赵国特有的杏花白,告诉他,他一直在等一个人回来,告诉他,这酒从他花了许多年找到这座山头、这棵树开始,每年酿一坛,盼故人归来后同饮。
喝了很多之后,他们滚在了一起,做了一些你知我知的事情。
第二天韩非醒来的时候,人和行李都已经在山脚不远处的镇子里了。韩非感觉自己大梦一场,怅然若失。但还是决定接着上路。
直到到了下一个郡,才听人提起说,那座山头很古怪,明明山不高,半山腰却总是云雾缭绕,进去的人大都会迷路,很少有人能走到山顶,而少数到过山顶的人也都说山顶空空如也,寸草不生。
那一瞬间,韩非全都明白了,知道张良不是人,张良等的人其实是自己,于是折返。
结果离山脚还有一程路的时候,又遇上了那伙山贼。遂,韩非,卒。
张良发现了山贼丢在山上的韩非的尸体,带回埋在了杏树下。
数月过后,张良晨起推开房门,树下一紫衣男子背光而立。那人上前几步,笑对他说:“子房,我回来了。”



*注:子房死后两百年应该在东汉,王莽刚被平定不久。而且汉朝实行察举制和征辟制,非哥想做官得通过人举荐。而“贤良方正”科,是个向君主直言极谏的专科,个人觉得比较非哥。
还有,因为杏树的寿命一般只有一百多岁,而从子房生前找到山头到再遇非哥,至少过去两百多年了,所以其实那棵树和子房一样都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也是为什么别人看不到的原因。
子房不杀山贼,是因为他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能随意夺取这个世界的人的生命。
非哥在山贼杀他的时候,或者埋在树下的时候,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以上这些都是一个工科生为了让设定逻辑过得去而百度的,如有不实,在下尽力了( ・᷄ὢ・᷅ )

以及,最后非哥也成了鬼了。
生不能长相守,死亦可雪白头。

忽然觉得枫岫的那首诗也好适合非哥啊(;´༎ຶД༎ຶ`)

如今皆是生前梦,
一任风霜了烟尘。
回首云开枫映色,
不见当年紫衣深。

私心打了非良tag,从天行的相国之孙到秦时的三师公再到将来的留侯,他在那人离去之后不断成长,闲暇之余,不知是否会忆起故人。

我萌的cp为什么都那么悲_(´ཀ`」 ∠)_

就是吐个槽

觉得那些动辄开车八千、一万字车的太太真了不起!

自己开个小破车,还是原创人物,不用担心ooc地写,肝了1000就觉得要精进人亡了……

给每个开车的太太笔芯,你们一定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

明明为了自己爽,结果把自己弄成了这样的半死不活……

不说了,接着熬去了。为了笔下两儿子的人生性福,拼了!

而且大概只是为了自己脑洞爽,也不会发……

今天还喝了点酒,属于酒驾……

就看室长理不理我了( ・᷄ὢ・᷅ )
志伟同学在一年级里很努力,他和人家有合同的,这是他的工作,他必须完成导演的要求。所以大家理解体谅一下赵志伟同学。现在矛盾出来了,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事对吗?(⁎⁍̴̛ᴗ⁍̴̛⁎)
前两个可能只能靠粉丝理智对待,帮着说话,然后等时间和一年级结束来解决了。至于第三个,我也就想着让志伟有机会多转转团员们的微博啊,生日发发祝福啊什么的,伟晋跨年那条微博没赞总觉得不太好。这也是个帮团提高知名度的方法。而且兴许前两个粉丝被团里其他人吸引,粉上了全团,转移了重点,这个矛盾就能缓和缓和。

如果刺客不是那个刺客

刺客目前看下来的感觉
天权守成之人最适合君子公孙钤
天玑倍信封建谗言,仲堃仪的巧舌如簧当能与国师周旋
天枢世族架空王权,有齐之侃兵权在握,世族定不敢轻举妄动
天璇陵光雄心壮志,慕容离(最能搞事)手下能人众多,想必能得尝所愿

然而
陵光灭了慕容离的国和家
公孙君子重忠义,定不弃故国天璇
齐之侃因家父书信才出山助蹇宾
仲堃仪若不是孟章手下无可用之人,又怎么在一群世家士子中出人头地
所以,最适合的君臣无缘,只留下这一个个可悲又可叹的故事

这就叫是你的就是你的,不属于你的也强求不来
不过如果第二季方方土帮了小哭包,那天璇就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有过三卦的国家了,这种情况下,天璇还输真的是……时也命也
凤凰浴火重生,看来只有和阿离正面肛了才能看到更出彩的陵光王了

磕了钤光还没一个星期,今天写了“钤光”帮朋友脱非了!
这个cp真美好~期望公孙副相刺客列传2里能活过来!

【就吐个槽】关于我萌的三次元cp

_(´ཀ`」 ∠)_
第一个站的是“羽梦”,后来知道小羽有潇潇;
后来是“乐才”,没多久知道了大太太的存在;
再后来是“霆峰”,陈伟霆当时还有阿sa;
现在萌了“昀轩”,现在知道了唐艺昕……
鬼知道为什么我萌的cp里,攻都有女旁友,而且萌的时候都不知道,都是马后炮!
┑( ̄Д  ̄)┍
嘛,我也很喜欢那些姑娘们,乐乐的桐绘太太特别好,唐艺昕我也很喜欢田灵儿!
就是吐槽一下这些个巧合,觉得自己可能有什么蜜汁体制( ・᷄ὢ・᷅ )
继续滚回圈子里圈地自萌(;´Д`A

【最绮】昨夜星辰昨夜梦

同心共梦两周年啦!

第一次产粮有点小激动!!

水平一般,请多包涵~



“沉眠的世界,或许有梦。”


悠悠玉阳水,荡不尽,几多相思几多愁。

绮罗生不知自己已在时间天池内沉眠了多久,只觉意识在一片黑暗中沉沉浮浮,聆听着时之心有力的跳动声,仿佛岁月绵长,不知尽头。

直到今日,耳畔传来熟悉的潮水声,心绪一动,睁眼,入眼尽是朗朗星空,身下是结实的木板的触感。竟是在玉阳江的一艘小船内。

起身巡视了一下四周,除了船头有一套熟悉的衣服、一个熟悉的狗头外,别无特别之处。

最光阴没事了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为何我会在这里醒来?

心头满满的疑惑,却无人告知答案。

在船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绮罗生决定先摸清楚状况。俯身拿上衣服狗头,足下运功,几下涉水飞跃,落至江畔。


似是一别经年,却是未来之客。

绮罗生循着记忆中的路,往酒肆买了壶雪蒲酒。饮酒间向店家打听了现今的年号,才知竟是最光阴初入苦境的十二年前。

这时候的最光阴才七岁,按理说正是天真懵懂的年纪。

绮罗生心思一转,起身往殊离山方向走去。


不出所料,虽然时间不对,但时间城还是承认他掠视使者的身份。绮罗生顺利进入了时间城。

不过,毕竟是“不该出现的人”,绮罗生换上了北狗的衣服,将狗头面具扣在头上,只余一对绮罗耳在外。

似是冥冥之中有所感应,绮罗生直奔时间树而去。

果不其然,远远就看见一个穿着格子衣衫的小人儿团作一团依偎着树干安眠。

小小的手,小小的脚,小小的包子脸,跟长大后挺拔纤长的少年完全不同。恩,两道分叉眉倒是和长大之后的一样精神。

忍不住走近他的身旁,伸出手指轻轻点一下小却挺拔的鼻子。

被打搅了美梦,带着一丝怨气不满地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

……

……

!!!

“什么东西!”奶声奶气的声音中有着明显的惊慌。

绮罗生也因小最光阴的反应楞了一下,随即想了想便反应了过来。时间城城主不喜欢狗,城内必然不会有,从没去过苦境的最光阴自然没见过。

“这个?”绮罗生指指自己的脑袋,“狗。”

“狗?”

“恩,一种可以做朋友的生物。”

小最光阴眨巴了两下眼睛没说,只是视线放在了狗头上就没再离开。

绮罗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最光阴真的从小就心思纯粹。从刚才到现在,都没问过自己任何问题,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他的突然出现。一如十九岁的他,三言两语就跟着自己走,从此劫缘相随,难舍难分。

“我可以摸摸吗?”大眼睛里满是好奇和踌躇。

“当然可以。”绮罗生笑着低下头。

最光阴的小手从毛绒绒的头顶抚到突出的狗鼻,又顺着狗鼻摸到狗嘴两侧的长毛,最后停在了绮罗生的耳朵处。

软软嫩嫩的指尖在耳尖捏了捏,很轻的力道,却在绮罗生心里留下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狗哥哥,你的耳朵红了。”

“……哥哥穿的多,有点热。”

“那我帮你吹吹。”

话刚说完,就鼓起腮帮子“呼——呼——”地吹起来。狗头上的长毛随着最光阴呼气的动作一上一下,细细地扫过绮罗生的脸颊。

“好了好了,多谢小友。”

“小友?哥哥是我的朋友了吗?”

“你不希望我做你的朋友吗?”

小最光阴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能够和哥哥认识就是缘分。能有缘分做朋友时间很让人开心的事。”

最光阴认真的包子脸逗笑了绮罗生。“哦?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竟知道什么是缘?”

“城主爹爹说的,喜欢就是缘。我喜欢你,所以我和你有缘。”

纯粹干净的双眼直直地望着绮罗生。那一瞬,绮罗生几乎无法分辨眼前的人是七岁的孩子还是十九岁的最光阴。

耳边传来“嘭嘭、嘭嘭”的急促心跳,一声快似一声。他的心跳明明在进去时间天池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为什么现在还能有这么强烈的感受?

直到小最光阴大大的哈欠声拉回了他游走的思绪。

到底还是个孩子,本来该午睡的时间已被自己的突然来访占去了不少。再不睡觉,怕到时水汪汪的大眼变成一线天般的眯眯眼,城主和饮岁会心疼死。

“困了吗?”

“恩……”

“那就睡一觉吧。”

“你跟我一起睡好吗?”

“好。”

想到来时小最光阴蜷缩成一团的模样,绮罗生拿出自己脱下的白色外衣,把最光阴从上到下裹裹好,才两人一起靠着时间树的树干小寐起来。

静谧的时间城,时间碎片自时间树上纷纷扬扬而下,却丝毫打扰不到树下相依而眠的两人。

岁月,静好。


衣着不与往时同,阅尽回忆是故人。

深知自己在时间天池中修养了多久,最光阴就担心了多久。所以当最光阴在初见他醒来的惊喜过后,便是生气得故作冷漠时,他也能理解。

因着梦中的内容,城主安排救神思的任务时,他便穿上了北狗的衣服,想逗最光阴一乐。

哪知这次生气的程度有点严重,几番努力下来都没能让最光阴消气。

哎呀,小最的毛变得难顺了啊。

因要把这次出城掠夺到的时间先去灌溉时间树,绮罗生与小蜜桃稍后才前往时间天池找寻最光阴。

“相杀吗?”

“你……”

眼前的最光阴依旧是高束的马尾,精神的分叉眉,依旧是手握一尾白狗毛,不同的是,他身上穿着的是绮罗生的衣服。那时批在小最光阴身上的衣服。

“哈哈!”绮罗生粲然一笑,迈步上前。

“相杀要有爱才精彩。我们先建立相杀的基础吧。”

语毕,双手环过最光阴脖颈,和对方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水平如镜的时间天池,倒映的是两个再也不会分开的影,见证的是一颗共属彼此的心。

昨夜星辰昨夜梦,绮罗光阴证心同。


以及……

小蜜桃:救命,不要忘了我还在啊!你们这是虐狗!虐狗啊!

城主:我这龟儿子,当年我不过挑选了一下明天放他茶里的苦元,他就用我的话撩了个汉!

饮岁:当年我忙着替最光阴找城主的天真蜜找得满头大汗的时候,怎么也不见他来给我呼呼!

【夏乐】这是个和神话有关的脑洞

牛郎织女的夏乐版~会有其他人物的【囧囧】串场~

话说朗朗阿狗,天庭有个职业叫做偃仙,专门研究些不会动的死物,拼拼凑凑,注入些灵力,让其形似活物般活动。

当然这是高大上的说法,搁天庭内部,就是平时负责修修这家的门,补补那家的屋顶的存在。

至于他们所制的偃甲……天庭都是神仙,动动手指、用用法力就能搞定的事,哪里用得到偃甲呢?

本来这个工作是谢衣负责的。但是,最近谢衣升职当了王母。谁好意思让西王母帮自己通下水道哪?就是自己好意思,玉皇大帝沈夜也不干啊!无人找他,谢衣也就专心研究起偃术,不问世事。

于是,我们的主人公,乐无异小仙接过了他师父的接力棒,维护起了天庭的和谐。


以上全是故事背景。

话说这天,凡间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甚是俊美的太华山弟子,正带着他师父清和真人的乘黄出来觅食。

乘黄突然开口:“我看你平时还会偷偷塞给我肉吃的份上,好心告诉你,你的姻缘就在前面那个湖泊。”

夏夷则一愣。

[乘黄突然说话了!不对乘黄本来就会说话。湖泊?难道我的姻缘是条鱼?不对啊,导演不是说人仙恋吗?怎么变成美人鱼了?聊斋志异?还是精怪篇?]

心中虽忐忑万分,但我们的夏公子坚信着主角光环,还是走向了湖泊,藏于灌木之后。

只见湖中一人【哔————————】

(以上画面18禁,请解锁后观看→_→其实是描绘不出那么香艳的感觉)

总之,夏夷则当场就决定此生非他不娶。

乘黄面无表情地说;“偷衣服吧。”

[等等!你堂堂太华山清和真人的宠物座下,怎可说出如此淫秽无耻之语!还有脚边突然出现的衣服是怎么回事!我还什么都没干就这么栽赃我真的好吗!]夏夷则用眼神向乘黄默默地表达着自己的抗议。

乘黄沉默了三秒:“好吧,既然这样……解锁吧,逸尘子!”

话音未落,逸尘子哦不,夏夷则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捡起了地上的衣服,踹在了怀里。


沐浴完的乐无异却发现衣服不见了,当下着急了起来。

“你可是在找这个?”

乐无异转身只见一男子面如冠玉,当下天雷勾动地火【并不

在经历过酱酱酿酿之后,夏夷则和乐无异结为夫妻。并于三年内,有了一双儿女。


然而,天庭在乐无异消失的第四年终于炸了。

“陛下!我的灶台坏了!沁儿三个月没吃过我做的糕点了!何时请乐小仙前来一修?”孙奶娘如是说。

“陛下啊!我的镜子腿儿坏了一年了,再不来修我的美貌就要大打折扣了!”雩风如是说。

“奴奴的殿屋顶都漏了三年了~乐偃仙什么时候回来,好让奴奴疼疼他❤~”奴奴如是说。

于是,在华月来报告矩木的根把天河堵了的时候,沈夜终于下令全天庭寻找乐无异。


乐无异下凡的第七年,被路过湖泊喝水的乌鸦砺罂发现,报告给了沈夜。

当天夜里,沈夜就过来抓乐无异。

“徒孙异,原来你恨我!”

“太师傅!不对,陛下,小仙冤枉啊!”

“这茫茫浮世,究竟有没有哪怕一事一物,真正为我所有、为我掌控?究竟有没有哪怕一人,和我心意相通,生死与共,永不离弃……”

“喵了个咪,太师傅,别这么说,我怕夷则误会。还有,我师父他不是在您身边吗?”

“闭嘴!”

“啊我知道了。肯定是师父又跑了,你找不到人撒气就来找我来了!”

“……”

“你这是公报私仇!”

“你偷恋凡间,与凡人私通,又怎么说?”

“好你个沈夜!就许你和我师父天天秀恩爱,我就连谈恋爱的权利都没有!”

“徒!孙!异!”

“好了好了,太师傅我错了,您放我回去吧。夷则和两个孩子还在等着我哪!锅上还热着菜哪!”

“做梦!”


再说夏夷则这边,夷则所有招都甩了奈何没打到!对方是个会飞的!

这时候乐无异一直饲养的馋鸡骤然变大,摇身一变化为鲲鹏,于是夏夷则立刻乘上鲲鹏,万里追妻。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古剑大学元旦晚会之话剧“天仙配”!


“闻人姐姐,你说这个红袖添香的剧本怎么样?”阿阮拿着杯奶茶,边看边喝。奶茶见底了,便把剧本递还给了闻人。

“红袖大大的作品肯定是有保证的。到时候我再画个宣传海报,肯定能火!”

“那要是流月学院的院长不肯演哪?”

“那就告诉沈夜,我们打算把这个录下来,到时候可以为学校省一比宣传费。”

“闻人姐姐真厉害!”

———————————————————————————————————

神话中途编不下去了……

纯粹是个洗澡的时候冒出来的脑洞,吐槽用的,OOC是必然的啊_(:зゝ∠)_

还有一些脑洞没能放上去,比如[天河堵了之后里面的水泛了出来,正巧成了银河,让夷则没能追过去],再比如[乐无异和谢衣修好了天河堵塞问题之后,沈夜就同意他们一家四口在天庭团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