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ABO 「4」

4.

“雨下这么大,这样你还去吗?”
放学的时候雨势不减反增,而今天祁放和孙璟都没带伞。祁放看着愁眉苦脸的孙璟,问了上面那个问题。
“孙璟,还要伞吗?”

如果不是这场雨,如果孙璟不急着去车站,可能学长的心意一直都不能被传达到吧。
秦雄是个beta,送他伞的学长也是,男性和男性之间的爱情吗?啊,男性哪有女性可爱啊。真搞不懂他们这些在同性间找爱情的人。
祁放看着精神受到冲击的秦雄走神。
忽然,一个身板小小、背着式样老旧笨重的大书包、腰却挺得笔直的人,出现在祁放的视线里,是小报告。
对方像在完成什么仪式一样,从伞套里抽出纯黑的折伞,平举在身前。之后竟然慢慢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祁放他们,手按下开关,“啪嚓”,硕大的黑色雨伞绽放在身前。然后踩着早就换好的雨鞋,高抬着步子,面无表情地哼着小调撑伞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他是故意的!
虽然小报告全程面无表情,但是祁放就是能感觉到他内心一定在偷笑,以及看过来的时候满满的幸灾乐祸!

顺利完成一波助攻的祁放独自走在雨里,手里把玩着束发的皮筋。他出色的外表再加上alpha与生俱来的气质,自然而然地吸引了很多女孩或明或暗的关注。
习惯性地朝她们一笑,不出意外收获了一堆脸红和惊呼。还意料之外看到了和学长一起回家的秦雄。
诶?!
出乎他自己意料的是,除了惊讶,并没有什么反感和不适。似乎男的和男的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那天的omega明显是个男性,如果自己和他在一起的话……
啊,打住!我怎么想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
祁放捋了捋头发,妄图将这些胡思乱想甩到一边。

从那天之后,小报告基本没给过祁放好脸色。
平时的小报告表情就已经够严肃了,然而这几天,他只要碰到祁放,尽管一句话都不说,但是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收发作业的时候更是连一眼都不肯施舍给祁放。打祁放的小报告的次数也多了起来。
这种情况在上次的考试总排名出来后,更是变本加厉。
祁放起先还憋着一肚子气忍着。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又恢复了一天到晚笑眯眯的样子。只是从那一天起,他从坐车上学变成了骑自行车,并且雷打不动,哪怕自行车出了故障也会借了同学的骑。
而小报告的自行车车胎也从那段时间开始,总是莫名其妙被扎破。
谁都看得出祁放的心情很好。即使一天早晨,他的盛世美颜被门拍了两次,也没让他嘴角的弧度落下来。

因为最近和小报告发生了这些摩擦,祁放渐渐忘却了要找储物间omega的这件事。
直到不久以后的那天——
“祁放!你今天值日吗?要不要我们帮忙?”
“让女生帮忙我可不舍得——你们不回去吗?”
近乎完美的笑容配上那张英俊的脸,也难怪那么受欢迎。
“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
“那就坐这儿陪我聊聊天吧。”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拜托,能不能快点打扫!一直被迫听着身后对话的小报告有点烦躁。
“喂!”
小报告吓了一跳,祁放突然提高了声音,似乎是在喊他。迟疑地转身看着祁放。
“我先去把垃圾丢一丢。”说完就和女孩子们一起走了。
小报告松了口气:总算安静点了。
把工具仔细整齐地放进柜子里整理好。小报告拿出一瓶药。
小报告去过医院,医生说刚性别分化没多久的omega发情期并不稳定,还需要药物调理,以免公共场合突然发情发生意外。
小报告倒了杯水,就着温水脱下两片药。突然想起明天的课表还没写,把药揣在兜里,就搬了张椅子去黑板前。
自从性别觉醒以来,小报告明显感觉体能的下降。以前的体质虽然也不是很好,但还是很符合高中生体质健康标准的,尽管那是适用于beta的。然而现在,只是完成了值日的工作,就有些疲惫。
不过好在也快结束了,写完明天的课表,就能锁门回家。
这么想着的小报告一只脚踏上凳子,另一只也紧紧跟上,却在落下的瞬间,擦着凳子边缘,踩了个空。
“!”
那一瞬间小报告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来得及瞪大了双眼。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一只手在他背后迅速地抓住了他的校服。
重心失衡,只能把大部分身体依赖在背后的那双手上。因着对方的力道,原本塞在裤子里的衬衫全被提了起来,露出纤细白净的腰肢。
小报告还没反应过来,微张着嘴,眼神迷蒙地抬头看向拉住他的人。
接收到他的视线,那人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绽开一个笑容,还带着丝俏皮地说:“小心一点噢。”
小报告这才回神,意识到自己一脚踩在凳子上,一脚踮着地面,而一只手握着粉笔,另一手竟然死死地抓着祁放的衣服。
急急想要松开,手心松了松,又是一阵摇晃,才把手又抓上。
也许是因为心情起伏剧烈,再加上药效还没发作,几缕信息素不受控制地散了出来,只是现下惊慌的小报告没发觉。
把身子稳了稳,确保这次松手没事之后,才缓缓放开了抓着祁放的那只手。
发觉祁放的手还抓着他的衣服,alpha的过度靠近让他很不舒服,开口道:“……放开我。”
“你态度好差啊……不先谢谢我吗?”祁放也有些愠怒。又是这样,别人的好心也推得远远的。
“谢谢你。放开我。”
祁放松手。小报告把凳子上的脚放到地上,起身去一旁整理衣服。
小报告转身的一瞬间,淡淡的兰花香气略过鼻翼,祁放顿时僵住了。再细嗅却没有了。
祁放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背过身去塞衣服的小报告。
是他?!




好久不见~端午节快乐!o(∩_∩)o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