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ABO(可能是段子,也可能是文)

热浪在四肢百骸奔涌的时候,小报告是呆愣的。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是个omega。
和热情奔放、阳光好动的孙璟祁放不同,他知道的,自己呆板又无趣,做事一板一眼,手上的事情每一件都要做到分毫不差。死守规矩,所有不符合纪律的事都会报告老师。不会社交,长相平凡,走马路上突然消失都不会有人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比不过那些天姿聪颖的alpha。
这样一个各个方面都平凡普通的人,应该和班长阿树一样,是个beta才对。怎么就变成了稀少的、孱弱的、永远处于弱势的omega了哪?还是最罕见的男性omega。
然而越升越高的体温和愈发浓重的无力感,让他没有心思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只能喘着粗气,倒在储物间的地上。
说来也算难得,情热突至的时候正好是放学前最后一节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间,他利用自己极低的存在感,悄悄离开人群,躲到了这个体育馆角落很少有人知道的储物间。
学校的杂物工作人员都是beta,一是为了学生安全隐患考虑,二是毕竟这个世界alpha和omega是小比例人群,而且alpha在各个行业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omega的身体也做不了这些体力活,到底beta才是社会重要劳动力。
所以,他现在只要静静呆在这里,挨过这波情热,然后离开,或者等到工作人员发现他。
小报告不傻,他读的书也多,虽然觉得自己会是beta,但是AO的知识他也了解了不少。初次发情的omega有多危险他心知肚明。

吱呀——
储物间的门被打开,光亮从来人身边透了进来。
小报告已经被情热烧得满头大汗、双眼迷蒙,根本看不清来的是谁,更何况还逆着光。
直到对方反手锁上门,带着沉重的呼吸声靠近时,小报告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妙!
来人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浓烈得让人迷乱的玫瑰花香,牵动了小报告的情热更加汹涌。
他走到小报告身前,缓缓蹲下身,玫瑰香霸道不容置喙地抓住了小报告的信息素,死死地把清雅的兰花香气包裹其中。
小报告的夜视能力不好,根本看不清对方的动作,但对方明显不是。冰凉的手指伸到小报告的脖子上,一点一点挪到脖子后面的腺体上,轻轻按压。
凉凉的触感让滚烫的腺体有些舒服,也拉回了小报告一些理智。
“不要……”开口沙哑的声音,小报告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不想,哪怕是短暂标记都不要。虽然还没那么快接受自己omega的身份,但是至少,标记这种事情只能和喜欢的人做。他就是这么死板固执,哪怕自己要死撑着情热带来的痛苦,也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让步。
对方的手明显僵硬地停住了。过了好久,才把手一点点挪开,信息素慢慢撤离小报告的四周。期间小报告的身体一直紧绷着,防备着对方突然进攻。
那人转过了身,逃也似的离开储物间。
直到储物间的门被重重关上,小报告才敢放松身体,彻底瘫软在地上。

对方没有再回来。毕竟是初次发情,时间不会太长,半个小时后,小报告的情热就退了,下次情热理论上在三小时之后。小报告稍微缓了缓,去洗手间打理了下,就匆忙回到教室,拿了书包回家。
令人意外的是,平时早早就和一堆女同学说说笑笑回家的祁放,竟然书包也还在教室。
小报告作为劳动委员,总是最后一个走,负责关门窗,班级钥匙也理所应当在他那儿。
思考不到半分钟,就给祁放留了张字条,连同班级钥匙一起放在了祁放桌上。自己则飞奔往药店买抑制剂。





放飞自我不需要理由┑( ̄Д  ̄)┍
圈子太冷,自割腿肉!
最重要的是,有没有下文看缘分∠( ᐛ 」∠)_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