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最绮】昨夜星辰昨夜梦

同心共梦两周年啦!

第一次产粮有点小激动!!

水平一般,请多包涵~



“沉眠的世界,或许有梦。”


悠悠玉阳水,荡不尽,几多相思几多愁。

绮罗生不知自己已在时间天池内沉眠了多久,只觉意识在一片黑暗中沉沉浮浮,聆听着时之心有力的跳动声,仿佛岁月绵长,不知尽头。

直到今日,耳畔传来熟悉的潮水声,心绪一动,睁眼,入眼尽是朗朗星空,身下是结实的木板的触感。竟是在玉阳江的一艘小船内。

起身巡视了一下四周,除了船头有一套熟悉的衣服、一个熟悉的狗头外,别无特别之处。

最光阴没事了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为何我会在这里醒来?

心头满满的疑惑,却无人告知答案。

在船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绮罗生决定先摸清楚状况。俯身拿上衣服狗头,足下运功,几下涉水飞跃,落至江畔。


似是一别经年,却是未来之客。

绮罗生循着记忆中的路,往酒肆买了壶雪蒲酒。饮酒间向店家打听了现今的年号,才知竟是最光阴初入苦境的十二年前。

这时候的最光阴才七岁,按理说正是天真懵懂的年纪。

绮罗生心思一转,起身往殊离山方向走去。


不出所料,虽然时间不对,但时间城还是承认他掠视使者的身份。绮罗生顺利进入了时间城。

不过,毕竟是“不该出现的人”,绮罗生换上了北狗的衣服,将狗头面具扣在头上,只余一对绮罗耳在外。

似是冥冥之中有所感应,绮罗生直奔时间树而去。

果不其然,远远就看见一个穿着格子衣衫的小人儿团作一团依偎着树干安眠。

小小的手,小小的脚,小小的包子脸,跟长大后挺拔纤长的少年完全不同。恩,两道分叉眉倒是和长大之后的一样精神。

忍不住走近他的身旁,伸出手指轻轻点一下小却挺拔的鼻子。

被打搅了美梦,带着一丝怨气不满地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

……

……

!!!

“什么东西!”奶声奶气的声音中有着明显的惊慌。

绮罗生也因小最光阴的反应楞了一下,随即想了想便反应了过来。时间城城主不喜欢狗,城内必然不会有,从没去过苦境的最光阴自然没见过。

“这个?”绮罗生指指自己的脑袋,“狗。”

“狗?”

“恩,一种可以做朋友的生物。”

小最光阴眨巴了两下眼睛没说,只是视线放在了狗头上就没再离开。

绮罗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最光阴真的从小就心思纯粹。从刚才到现在,都没问过自己任何问题,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他的突然出现。一如十九岁的他,三言两语就跟着自己走,从此劫缘相随,难舍难分。

“我可以摸摸吗?”大眼睛里满是好奇和踌躇。

“当然可以。”绮罗生笑着低下头。

最光阴的小手从毛绒绒的头顶抚到突出的狗鼻,又顺着狗鼻摸到狗嘴两侧的长毛,最后停在了绮罗生的耳朵处。

软软嫩嫩的指尖在耳尖捏了捏,很轻的力道,却在绮罗生心里留下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狗哥哥,你的耳朵红了。”

“……哥哥穿的多,有点热。”

“那我帮你吹吹。”

话刚说完,就鼓起腮帮子“呼——呼——”地吹起来。狗头上的长毛随着最光阴呼气的动作一上一下,细细地扫过绮罗生的脸颊。

“好了好了,多谢小友。”

“小友?哥哥是我的朋友了吗?”

“你不希望我做你的朋友吗?”

小最光阴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能够和哥哥认识就是缘分。能有缘分做朋友时间很让人开心的事。”

最光阴认真的包子脸逗笑了绮罗生。“哦?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竟知道什么是缘?”

“城主爹爹说的,喜欢就是缘。我喜欢你,所以我和你有缘。”

纯粹干净的双眼直直地望着绮罗生。那一瞬,绮罗生几乎无法分辨眼前的人是七岁的孩子还是十九岁的最光阴。

耳边传来“嘭嘭、嘭嘭”的急促心跳,一声快似一声。他的心跳明明在进去时间天池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为什么现在还能有这么强烈的感受?

直到小最光阴大大的哈欠声拉回了他游走的思绪。

到底还是个孩子,本来该午睡的时间已被自己的突然来访占去了不少。再不睡觉,怕到时水汪汪的大眼变成一线天般的眯眯眼,城主和饮岁会心疼死。

“困了吗?”

“恩……”

“那就睡一觉吧。”

“你跟我一起睡好吗?”

“好。”

想到来时小最光阴蜷缩成一团的模样,绮罗生拿出自己脱下的白色外衣,把最光阴从上到下裹裹好,才两人一起靠着时间树的树干小寐起来。

静谧的时间城,时间碎片自时间树上纷纷扬扬而下,却丝毫打扰不到树下相依而眠的两人。

岁月,静好。


衣着不与往时同,阅尽回忆是故人。

深知自己在时间天池中修养了多久,最光阴就担心了多久。所以当最光阴在初见他醒来的惊喜过后,便是生气得故作冷漠时,他也能理解。

因着梦中的内容,城主安排救神思的任务时,他便穿上了北狗的衣服,想逗最光阴一乐。

哪知这次生气的程度有点严重,几番努力下来都没能让最光阴消气。

哎呀,小最的毛变得难顺了啊。

因要把这次出城掠夺到的时间先去灌溉时间树,绮罗生与小蜜桃稍后才前往时间天池找寻最光阴。

“相杀吗?”

“你……”

眼前的最光阴依旧是高束的马尾,精神的分叉眉,依旧是手握一尾白狗毛,不同的是,他身上穿着的是绮罗生的衣服。那时批在小最光阴身上的衣服。

“哈哈!”绮罗生粲然一笑,迈步上前。

“相杀要有爱才精彩。我们先建立相杀的基础吧。”

语毕,双手环过最光阴脖颈,和对方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水平如镜的时间天池,倒映的是两个再也不会分开的影,见证的是一颗共属彼此的心。

昨夜星辰昨夜梦,绮罗光阴证心同。


以及……

小蜜桃:救命,不要忘了我还在啊!你们这是虐狗!虐狗啊!

城主:我这龟儿子,当年我不过挑选了一下明天放他茶里的苦元,他就用我的话撩了个汉!

饮岁:当年我忙着替最光阴找城主的天真蜜找得满头大汗的时候,怎么也不见他来给我呼呼!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