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狐说 07

         灼灼桃花,譬如晚霞,耀得本就朱墙碧瓦的栖离宫更添几分绚丽。

         栖离宫不同于天界别的宫宇四方端正,乃是环形墙壁。天河之水的分支蜿蜒曲折贯穿殿宇,又流向远方。

         一株硕大的桃树以不可思议的大小覆盖整个栖离宫,偶有风过,带起片片粉嫩花瓣散落四处。别处的落英,触地瞬间便消失无踪,唯独飘落河水中的艳丽依旧,随波逐流,渐行渐远。

         循墨远远望着那棵巨木,微微愣神。

         门吱呀一声打开,祁陶作上一揖,毕恭毕敬道:“仙君请。”

         循墨点头,抬脚跨入栖离宫。

         桃树根下,一方石桌,红衣胜火的狐君正支头浅眠,听闻脚步神,缓缓睁眼。看到来人,惊喜道:“你来了。”

         “狐君有事便请讲吧。”循墨并不上前,远远望着他。

         “幸好你来了,我卯时便在此等候,还以为你又会……”

         “狐君,”循墨打断他,“若是没有要事,在下公务繁多,不便叨扰,告辞。”

         “且慢。”祁放移形换影,眨眼间便至循墨身前,挡住他的去路。“本君也无甚大事,只是在人间游历数年,寻到一糕点,食之口齿留香,欲与廉贞星君同享。星君既已到此,入了栖离宫,何不一试?”

         祁放离得极近,淡淡桃香便被纳入循墨吐息之间,不知不觉间随着他的靠近后退数步。         

        循墨稳稳心神,转身向前迈了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既然如此,狐君盛情,却之不恭。”上前几步却又愣住。

         玲珑剔透的白玉盘中,垒着几块小巧精致的糕点,花开五朵,粉艳如桃,花心处点上些许红蕊,栩栩如生。

         “此物名为桃花糕,是人间一处小镇的独有吃食。”祁放走到他的身侧,望着他的侧脸说。

         循墨眼帘微合,片刻便撩袍就坐,神色无异地拿出一块桃花糕,轻咬一口。酥脆的表皮虚虚环住软糯的内里,最中央又包裹着细软的豆沙,丝丝甜意由口入心,叫人不经意地欢愉起来。

         祁放也在他对面入座,状似不经意地举杯饮茶,眼神却细细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循墨默默吃完一整块糕,小指轻拂过唇角,掸去些微残渣,微微点头:“不错,确如其名。”

         只是刚刚夸赞完,就抬头与祁放对视:“糕点已品,狐君还有何事?”

         祁放轻笑:“没了。星君若有要事,请便。”

         循墨起身欲离开,却又顿住,朗声道:“天界不比狐界,烦请狐君客随主便,不然小仙必定绝不留情。”

         祁放笑意更深:“本君明白,多谢星君。”

         待人走远,祁陶才从一旁走过来。“君上,好不容易请来了星君,为什么就这么让他走了?”

         祁放拈起一块桃花糕翻看:“我已经确认,他就是抱皓。”

         桃花糕是小报告最喜爱的点心,在人间时,祁放常常下山给他带,每次吃完,小报告都习惯用小指拭去脏物。

         “那君上还……”祁陶着急起来。

         祁放伸手打断他:“来日方长。总有一日他会愿意与我相认。”

 

         循墨处理完公事,回到玉衡宫。

         石墨方桌上,一包装精巧的盒子勾住了他的目光。

         身后跟来的仙童见状道:“是栖离宫送来的,说是星君喜欢的点心。还说星君已经答应收下……”小童越说声音越低。

         “嗯。下去吧。”

         小童如获大赦,行礼之后赶忙离开。

         玉衡宫有规矩,不是廉贞星君当面点头的东西,都绝对不能收下。今日祁陶上门送礼,偷偷给了小童一块桃花糕,小童犹豫再三,才拿过来。

         循墨坐上石凳,看着礼盒默默出神。

         静坐许久,才伸手打开盒子,一张纸条落在桌面上。

         ‘星君既已答应同享,便是承诺收下此盒,算不得破规。’

         “真是……”

         忽感有人靠近,循墨抬头望去,只见金丝白袍的天帝正立在不远处,顺手将纸条揉在掌中,起身相迎。

         “参见天帝。”

         “今日不为公事,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发生何事?很久没见过你笑了。”沭榕在他身旁的石凳上坐下。

         “我笑了?”循墨轻轻抚上微微扬起的嘴角。指尖放下,神色也恢复如初,只是看向天帝的眼神还有几分轻松。

         “大概是天帝陛下的‘赏赐’太重,连小仙的嘴角都被压垮了。”循墨给天帝斟上一杯茶。

         “你今日心情当真不错,都开起我的玩笑来。”沭榕轻笑。

         循墨不答,也给自己倒上一杯茶。

         一杯饮尽,方才开口:“不为公事,也定有私事。你说吧。”

         沭榕轻叹口气:“倒也瞒不过你。我与你相识多年,你从星辰中蕴生而出,担任仙籍,我也甫登天帝之位。从一介河神到天界之主,个中艰难可想而知。但我也深知,欲成大事,必经其道。所以,你为除狴猯失了一魂一魄,本该静养千年,然而……”

         循墨见他面露难色,自然接口道:“然而时不待人,若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只管开口。”

         沭榕微微点头:“时如逝水,而这世间片刻间便可天翻地覆。有一事,我需要你去处理。”

         “但讲无妨。”

         “前几日,人间的草木仙灵来报,说是感知到了狴猯的气息。”

         循墨面色一变:“怎会?”

         沭榕给他续上茶,接着道:“这也在我意料之中,狴猯生性狡诈,必定会给自己留后路,星君仙元的一魂一魄确实可以将他的精元消耗得所剩无几,但当日未必是全部的他。”

         “前任天帝倾尽全力,也只能将他困在祁山,而我区区一星辰仙君,仅耗一魂一魄就除了他,也确实太过轻而易举。”

         他将一魂一魄说得轻飘飘的,叫沭榕多看了循墨两眼。

         沭榕抿了口茶:“不错。所以,我需要你再去一次人间。”

         循墨正欲点头,沭榕颇有深意地望着他,紧接着道:“要祁放和你一起去。”

         循墨愣住。

         “好。”末了轻飘飘一个字。

         沭榕微笑:“此事若成,司法天君的位置,就非你莫属,再没有谁能质疑。”

         “我明白。”

         沭榕起身:“坐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你收拾一番,明日就和祁放出发。即便此事不成,也务必在你的万年寿前回来。”

         “狐君他……”循墨欲言又止。

         “这个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沭榕转身离开,临走前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循墨的衣袖。

         

         云海翻涌,祥瑞普照,整个天界沐浴在华光中,往下望去,是芸芸众生,世间百态。循墨孤身一人,屹立于天门前。

         左肩忽被人拍了一下,循墨侧头去望,却在右侧传来愉快的声音:“星君可是在等我?”

         循墨看向红衣轻纱的祁放,压了压怒气,开口道:“正是。”

         “星君怎么确信我一定会来?”

         “非我确信,乃天帝之命不可违。”

         “你觉得我会听他的?你就那么信任他?”

         “自然。”

         “那要是他让你对我动手呢?”祁放话里隐隐有了怒意。

         “一派胡言。”循墨对上他认真的眼神,却悄然避开,轻声答道,“狐君与天帝是旧交。”

         “那你是愿还是不愿?”祁放欺身靠近,眸光灼灼,竟叫循墨避而不得。

         “时辰不早了。狐君还是先请吧。”循墨退后一步,抬手示意。

         祁放轻笑一声,迈步向前。

         罢了,来日方长。

         走上两步,复又停下,背对着循墨道:“星君既然礼让,那本君便不客气了。不过,狐行如飞,星君可要跟紧了,要是半途落下,本君可没空去捞人,啊不对,是捞星。人间有个故事叫猴子捞月,本君可不想来日传出个‘狐狸捞星’来。”

         “胡言乱……”循墨深吸了口气,“君上放心,小仙必不负所望。”最后几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

         随即一红一灰两道身影化光而去,消失在天门前。

         待人走后,远处一道人影才转身离开。


——TBC——






本章基本没什么揭露,基本都是铺垫。

近几个月比较现充,所以没有大段时间坐在电脑前,更新慢了很抱歉呐。更新是肯定会更新的,就是频率大概非常佛系了……

也就祝大家双十一快乐吧!(づ ̄3 ̄)づ╭❤~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