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你被写在我的歌里 ABO 下

预警:狗血,俗套,带生子情节。


         酸涩的滋味在口腔里蔓延,小报告却被其中的甘甜吸引,不知疲倦和苦涩。

         “……”

         祁放在第四次路过客厅,眼睁睁看着小报告面不改色地吃下半个柠檬的时候,犹豫着要不要为了对方的身体,不顾一切地坦白真相。

         两周的时间很快过去,祁放开始躲避小报告,尽力避开和他正面相对的时间。

         每次小报告欲言又止地上前拦截仿佛忙得脚不沾地的祁放,都被对方按着肩膀,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地绕过他,嘴里还在念叨着“抱歉抱歉,没有时间了”,然后灵活地跑出门外,或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次数多了,小报告也不再烦他。

         也是,毕竟这种事拖得越晚,对祁放的不良影响也来得越晚。但这样显而易见的躲闪……是连见都不想见他了吗?

         就这么又过了半个月,仿佛回到最开始的日子,同居的陌生人。

         捏起一块柠檬,放进嘴里慢慢咀嚼。极致的酸味没有让他感到痛苦,反而让他近期发闷的胸口感到一丝舒畅。

         就算祁放不介意继续和不想见的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他也不能再拖下去,按时间推算下一次的发情期近在咫尺……

         祁放最近确实很忙。

         秋瞳在上次的试水之后,改变了方向,一些相对有热度的公众号开始讨论起“契约婚姻”。毕竟国家包分配对象这种事,在Alpha和Omega之间并不少,甚至在晚婚晚育的现在,近半数的AO夫妻都是通过这种方式相识相爱,并且成为彼此一辈子的陪伴。

         评论区里最开始出现的是对这种制度的质疑,和一些通过自由恋爱的AO的炫耀和不屑。之后“包分配”的AO夫妇开始反击,甚至发长篇大论的小论文来讲述自己和另一半的故事,证明自己的婚姻很幸福,并且因为是最适基因的结合,其他方面也很幸福。而Beta们从开始的幸灾乐祸,到被那些AO的戏剧化故事感动,到了最后纷纷跟起“请国家也给我分配对象”的队形,还衍生出一些可爱的表情包。

         随着“包分配婚姻”被刷上热搜,话题被开始有意无意地引向明星,开始讨论起有些明明年龄已经到了的“未婚”Alpha和Omega明星是怎么回事,“隐婚”这个话题由此被引出。祁放的名字逐渐被提及,粉丝从一开始的完全不接受,到现在隐隐约约也没明白这是不可逃避的事实,即使现在没有,以后也一定会出现。

         事件发酵了整整一周,起初只是“契约婚姻”、“国家包分配”、“最适AO”,到如今变成各种明星的隐婚传闻慢慢爬上热搜榜。再加上祁放最近频繁出席各种活动,信息素若隐若现的变化,也成了一些媒体关注的焦点。

         脱粉是必然发生的事。祁放作为偶像歌手出道,已经保持一个固有形象太久,而在粉丝口味日新月异的娱乐圈,转型和挖掘新人设成了关键。孙璟早就有这个打算,现在也是个好机会。

         所以难免祁放现在分不出更多关注给小报告。

         但是他今天难得在家,就看见小报告这么折腾自己,实在忍不下去。

         几步上前,握住小报告手腕,制止他把又一块柠檬放进嘴里。

         “你用不着这样……”用不着用这种方式掩藏信息素。

         “啊?”小报告最近注意力容易分散,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定了定神,平静地说:“愿意跟我说话了?”

         “我……”祁放气势顿时软下去,声音也轻上许多,“我没有。”

         “那我们就来谈谈吧。”小报告的眼神里有着不容拒绝的意思。

         “……好。”

 

         “关于……”

         “我想……”

         “你先说。”

         “好,”小报告暗暗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祁放的眼睛,“我想搬出去住。”

         “为什么?”祁放着急起来。

         “因为……”小报告转头看向窗外,梦呓般开口。

         “因为我最近有新的工作。”

         因为你已经不想再见我。

         “因为发情期快到了,需要去买药。”

         因为我已经不想再痛苦下去。

         “因为我们本来就只是暂时的,迟早都会分开。”

         因为你的余生不应该有我的存在。

         小报告低下头,把发红的眼眶藏在阴影下。

         窗外阳光明媚,照在祁放身上,让他整个人都看上去很温暖。而与此相对的,餐桌上被劈出一道楚汉分明的分界线,另一边是令人望之生寒的阴影,而小报告就在这侧的阴影里。

         这样才对,这样才是他们本来的样子。天地之遥,非薄云可填满。

         小报告抬头,努力挤出一个道别意味的笑容。

         信息素先人一步爆发出来,柠檬酒的清香甘冽,带着些微刺激人神经的酒精,在空间里炸开。

         “呼……”小报告低声喘气,却也压抑不住信息素的回应。

         来自标记自己的Alpha的信息素向来是最好的诱导剂,瞬间让小报告的信息素无处遁藏。两种略有相似的信息素在空间内瞬间融合,不再是在任一方身上时有一种占主导,而是彻底合二为一,再也分不清彼此。

         温热的手掌抚上后颈,头被轻微的力道被迫抬起。如融合的信息素一般清香醇厚的吻印上来。

         小报告手掌按上对方的胸膛,想推开却又做不到,无论是信息素还是他都沉溺在对方之中。

         一吻结束,祁放将额头轻轻靠在对方额头上,呼出的空气都是彼此的信息素。

         “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小报告与他四目相对,双眼里没有抗拒,没有愤怒,只有夹杂着焦急的柔情,像在迫不及待地等待一个回应。

         “你……怎么知道的。”

         “在你眼里我很好骗吗?”

         小报告垂下眼帘,蹭着对方额头微微摇头。

         “我不值得信任吗?”

         小报告轻轻地加大了摇头的幅度。

         “那你觉得我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吗?”

         小报告怔住了,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祁放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迫于责任和他在一起。

         手掌下的身躯僵直,信息素也渐渐失去回应,祁放就明白这人肯定误会了。

         祁放索性收敛起信息素,侧头细细吻上去。绵密的吻纠缠着对方的嘴唇,堵住小报告说任何拒绝话的机会。

         直到小报告面色通红,才放过他,看他低声喘气。

         “我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但这件事却不是因为责任。因为我爱你,我想和你有个家,作为彼此的最适Alpha和Omega一起度过美好的一生。”

         小报告惊讶抬头,现在的祁放和他一样在阴影之中,神色坚定仿佛在宣誓,但阴暗的背景还是让他在巨大的冲击后冷静下来。

         “不是的,”他同样目光平静地回望,即使面带桃红,语调却恢复冷静,“你不过是被信息素欺骗,被基因所控制。你的情感并不会让你喜欢我这样的人。”出口的话看似平淡理性,但话语中伤己的利刃,早就插上心上的柠檬树,肆虐的酸味蔓延开来,也只能强压下去,勉力支撑着面对祁放的勇气。

         “并不是,其实我……我……”祁放忽然局促起来,宛若情窦初开的少年。

         祁放一咬牙,突然拉起小报告的手,将人带到卧室。

         祁放的房间和本人一样明亮整洁,朝阳方向是完整的一面落地窗,此时阳光正好,将整个房间照得暖意浓浓。

         祁放从床头的一个抽屉里,拿出好几个小玩意。

         “其实从高中开始,我就对你有特别的感觉,只是那时候不懂。你高中有段时间车胎老被人扎,是我做的,我只是想看看你吃瘪的样子。我知道这样的做法很小学生……还有这些,你高中三年送我的生日礼物,每一件我都有好好保存着。之前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现在才顿悟,你会不会嫌我明白得太晚?”

         小报告嘴唇微张,震惊得已经说不出话来。

         祁放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模样颇有些可怜,像只垂着尾巴等主人回忆的小狗。

         “我……”小报告顿时心软下来,他从没觉得祁放有什么错,现在被他示弱的眼神一瞧,倒感觉全是自己不对,没有察觉对方的心思,让他一时也不知道回复些什么。

         祁放看小报告明显软化下来的态度,立刻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绒布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两枚款式简单却精致的对戒。

         “当初领结婚证的时候,没有准备,因为我们还没有走一辈子的打算。现在,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愿意吗?”

         精巧的戒指在阳光下闪着微光,小报告眼眶湿润起来,但他还是没有开口。

         祁放轻叹一口气,却没有放下戒指盒。

         “信息素也好,基因也好,都是我们的一部分。如果从出生开始就决定了我们要相遇相爱相守,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去抗拒它。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小报告,接受我好吗?”

         信息素是最诚实的,在小报告点头前,书卷气息已经开始轻轻柔柔地拥抱祁放。

         “我愿意。我爱你,祁放。”

 

         “如果这就是你打算旷工的理由,你觉得我会同意吗?”电话里孙璟的语气冷淡,听不出喜怒。

         “毕竟小报告硬吃抑制剂扛了那么多年,我那次又……况且这次咳咳咳还没……所以我想陪小报告去好好检查检查身体。”祁放声音越说越低,直到最后一句才恢复正常音量。

         “前面一件事我不能拒绝,至于后面一件事。恭喜你,即将做父亲了。”

         祁放手里的手机差点滑下去。“什么?你再说一遍?”

         孙璟换了只手握手机:“秦雄跟我说了,小报告上次去他那儿的体检结果显示妊娠8周。所以你的假期我批了,毕竟不陪Omega做产检的Alpha是会成为社会公敌的。”

         祁放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嘴角上扬得有多夸张。

         “对了,关于你的婚姻状况马上就要着手公布了,之后会立刻安排你参加最新的有关匹配婚姻的公益广告,最好小报告也能入一下镜头。不过你放心,只会有背影和模糊的侧脸,不会让人看出来是谁。所以,之后你给我好好立好这个好Alpha人设,不然我家秋瞳之前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费,那我可就不会对你心慈手软了。”最后几个字简直牙咬切齿地说出。

         “什么人设,我本来就是啊。”

         祁放刚想再回两句嘴,就听到厨房传来小报告的声音:“祁放,吃饭了。”

         “好,来了!”

         应下了才跟手机里飞快地讲,“那就三天后回见了您嘞。”然后果断挂了电话。

         “刚开始不……是说两天吗……”孙璟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里面的“嘟嘟”声。

         

         温热的米粥漂浮着香气,与空气中淡淡的柠檬酒和书卷香混合在一起。嫩黄的玉米颗粒饱满,爽滑的虾仁清爽鲜美,看了就让人食指大动。

         两人紧挨着坐,默默喝粥。

         祁放开口:“小报告,快要公开了,你紧张吗?”

         小报告嚼碎一颗虾仁,轻轻摇头:“还好。你害怕吗?”

         祁放沉默片刻后道:“不担心是骗你的,我不想骗你。”

         小报告握住祁放的手,两枚戒指在晨光下微微发亮。

         祁放回应一笑:“但是孙璟秋瞳她们都在帮我,我迟早需要面对。所以没关系,我没问题的。”

         “嗯。”小报告浅浅一笑。

         “对了,这两天我写了首新歌,想……送给你。”祁放笑得些微腼腆。

         “洗耳恭听。”

         祁放抱来把吉他,靠坐在窗边。

         轻柔低沉的曲调缓缓流淌,歌声悦耳动听,词曲中躲藏着数不尽的爱意。

         清晨的阳光舒适又带着新的一天的朝气,柔柔地镀在两人身上。缱绻的信息素和甘甜的粥香交织融合,温馨而甜美。

         他们还有很多个这样的日子。


——END——




终于完结啦!这篇还有很多的不完美,但作为我第一个写完的万字以上的文,给自己一朵小发发!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