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狐说 06

         天池水清澈无波,恍若不存。

         池水中静静躺着一人,灰白外衫,素色里衣,满头青丝铺在身下。明明是天界星君,容貌却乏善可陈。倒是肤色尚白,与一身暗淡衣裳合在一起,往日里放在天界何处都不会引人注目。

         但天界却无人敢小瞧这位星君。正因他这个特质,人们总是忘却他在身边的事实,而暴露些什么不得为人知的事情。也因如此,这位星君才能事无大小,逐一上报予天帝。

         此人正是廉贞星君。

         远处一人踱步而来,白袍广袖,金线作纹,发冠端正。行至池前,指尖点水,漾起圈圈波纹,一层一层无尽地散向远方。

         池中的人缓缓睁开双眼,那是一双天界任何一位星君都比不上的眼,明亮澄澈,蕴含着星辰的深邃和光晕。

         池边的人笑了。

         “抱皓……不对,现在该叫你,循墨。”

 

         小童踉踉跄跄地跟在祁放身后。

         “君上,咱们真的要在天界住上一段时间啊?”

         “怎么?怕了?”

         祁放悠然自得地走在前往玄霄殿的路上。微卷的粉发一把束起,用一紫金冠饰箍住。

         咱家狐君就是好看,比那什么天帝强多了。小童心里赞叹着,嘴上也不闲着:“天界对我们狐界态度不明,咱么为什么还要给他这个面子?”

         “祁陶,跟着我在祁山百年,倒也聪明许多,也不枉我罚你种了那么多桃树。”

         小童吐吐舌头:“君上能不能别再叫这个名字了,听上去像‘乞讨’。”

         狐族百岁前不得起名,祁陶是某位长老的远方亲戚,祁放在祁山腰建府邸之后,长老就派尚未百岁的祁陶来,祁放也卖长老个面子给小童起了名。

         “陶同桃,‘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这是盼着你将来给狐族‘长脸’。”

         “君上是觉得我长得不好看?”祁陶大受打击。

         “还有进步空间。”祁放笑着回应。

         闲话之间,玄霄殿已到。

         “接下来,不管你怕不怕都得给我装得不怕。”

         “是。”小童理理衣襟,认真地回答。

         祁放撩起衣摆跨入殿中。

         红色身影甫一入殿,便吸引了殿中数人的注意。

         殿中北斗七星君中的六星君皆在,看到祁放都有些尴尬,或低下头,或避开目光。

         大殿正上方,白袍广袖的人微笑着。

         “狐君,久见了。”

         祁放无视北斗六星君,径直走到最前,冷哼一声。

         “确实很久了。托在场六星君的福,我这身伤,足足养了百来年才见好。”

         “呵呵,”天帝笑意更深,“当日一场误会,导致六星君错伤狐君,过实在我。故而特请狐君赴宴,好消除狐族与天界之间的芥蒂。不知狐君可否给这个机会呢?”

         祁放唇角微扬:“如此说来,我若是不领情,岂不是视两界安稳于无物?”

         天帝微微低头,道:“狐君肯赏脸,已是天界荣幸。况你我曾是挚友,为了些许不愉快,断了狐界与天界、你我二人数十万年交好,得不偿失。”

         “天帝所言甚是,故而吾等特来赴约。还望天帝不要叫我失望。”祁放似笑非笑地望向天帝。

         天帝笑着点头:“自是不会。”又转头看向六星君,“我与狐君还有私事欲谈,诸位爱卿请回吧。”

         六星君如获大赦,领旨退出大殿。

         “祁陶,你也先出去候着。”

         “君上……是。”

         待人都走后,祁放找了张椅子随意座下,漫不经心地拿起桌上的苹果把玩起来。

         “说吧,到底什么事?”

         天帝走下台阶,在一旁停住。

         “我百年前下凡历劫,对六星君伤你之事确实不知。”

         “哦?历劫?”

         “正是。”天帝微微一笑,“说来,在凡间的时候,你我也曾碰过面。”

         祁放将苹果放回。“何时何地?”

         “凡间一百一十年前的祁山。”

         祁放忽然坐直了身子,直直盯着他。仙人历劫,在凡间容貌都会有所变化,只在眉眼间还存有一丝相似。

         “是你……他的师父,那个道士。”

         “没错。”天帝走至另一张椅子坐下。“说来,还要多谢你对幼徒多年的照料。”

         “逝者已矣,多说无益。”祁放的神情落寞了些许。

         天帝微微点头,道:“这几日你权且当做散心,天界我已安排好住处,还是你原先的栖离宫。”

         “那便多谢。”祁放起身欲走。

         “若你当真放下嫌隙,可像之前那般称呼我。”

         红衣没有动。“……沭瑢。”

         “多谢。”

 

         祁放前脚出殿,祁陶后脚就跑过来。

         “君上君上,你没事吧?”

         祁放怪异地看了他一眼:“能有什么事?”

         “哦,也对。”小童点点头,跟着狐君往外走。

         祁放正欲调侃他几句,眼角却瞥到一灰白人影,顿时僵在原地。又在一瞬之后,追上前去。

         “小报告!”

         太像了,背影太像了。

         祁放握住对方手腕拉向自己,强迫对方转过身来。

         缓缓面对自己的是一张在仙界并不出众的脸,面色严肃,望之生冷,唯独一双眼睛亮若星辰,此刻却结上千年寒冰,叫祁放心底生寒。

         “狐君陛下在寻何人?”声音也是冷淡无波,完全一副生人勿扰的模样。

         祁放怔怔地松开手。“无事……是本君认错了。”

         “若狐君无他事,廉贞这便向天帝陛下复命去了。”

         廉贞转身便要走,又被祁放唤住。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循墨。”循规蹈矩、墨守成规,人如其名。

         祁放从失魂中醒来,恢复那副彬彬有礼的贵公子模样。“循墨星君,这段时日还望高抬贵手,少向天帝打些我的报告。”

         循墨并没有回头,只留给祁放一个挺直的背影:“若狐君安分守己,遵守天界规章法度,廉贞自然不会多言。”

         “本君尽量。”

         待人走后,祁陶才从角落钻出来。

         “君上……”

         祁放看着人离开的方向,轻声问道:“祁陶,你看他像不像一个人?”

         祁陶犹豫半晌,才答:“君上,是像抱皓道长。”

         在祁山的一百年,都是祁陶在服侍,自然也对小报告的事知道一些,也更加愧疚当年少不懂事,没有及时将那位道长告别的话告诉君上,才导致今日的局面。

         “罢了,走吧。”

         祁放收回目光,走向另一条路。

 

         玄霄殿,天帝端坐,笑看躬身立于下方的循墨。

         “廉贞叩见陛下。”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多礼。”天帝挥手招来一张玉质灯挂椅于廉贞身后。

         “谢陛下。”循墨正襟危坐。

         “此次历劫诛杀狴猯,你有大功。生辰大寿,便作为封赏之一,还有什么想要的尽管提。”

         “廉贞无所求。”

         “循墨,这里无旁人,你不必如此。”

         循墨迟疑片刻,还是摇头答道:“别无他求。”

         “你以仙元的一魂一魄为代价,才换来的功绩。就这么白白不要了?”

         循墨直言正色道:“无需。诛魔除恶、保凡间安定是为星君天职所在,我理当为之。”

         “既然如此,”天帝轻叹口气,“我欲将‘司法天君’的位子给你,倒是叫你为难了。”

         “沭榕……”循墨愕然。

         “不必多言,我早有决断。论公正无私,天界无人出其二。”

         循墨苦笑:“只怕要有更多的人不开心了。”

         “那你还接受吗?”

         “义不容辞。”循墨目光炯炯,看向天帝的眼神中没有半点犹豫。

         “那好,日后这天界的律法规则,便由你我二人共同管辖。”

         “谢陛下。”循墨郑重行上大礼。

 

         循墨回到玉衡宫,仙童便迎上来。

         “星君。”

         “何事?”

         “有人送来帖子,请星君前往。”

         “何时、何地?”

         “明日辰时,栖离宫。”

         广袖下的手掌蓦然收紧,随后又缓缓放开,面上仍是不动声色。

         “知道了,收下吧。”


——TBC——







接下来就是很狗血的桥段了……


因为埋的梗也不少了,发现有的小伙伴没看出来,所以打算从这章开始,把之前和到这章为止的一些已经点透的梗,和一些参考都发出来。


*小报告的道号是抱皓,谐音和取半边是报告。

*祁放是被六星君打伤,才逃到祁山被小报告救下。

*关于北斗七星君。是按照寻常的道家说法和北斗七星对应的说法来的,玉衡星是北斗七星里最亮的一颗,按照道家来命名就是廉贞,所以有眼睛明亮这个设定。关于南斗的也是遵循道家。师父说小报告是辰时出生,是因为《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中有原文:“中天北斗解厄延生,丹元廉贞本命星君。(辰申生人属之)”廉贞司官禄,这也是为什么给小报告安排廉贞的原因(这样给打报告提供了完美的借口!【不是】)

*小报告主动邀请祁放去山下,就是为了晚上取血。(祁放,惨)

*小报告确实猜到了祁放的身份,所以会有花灯上的“狐君长安”和听书时候希望多听些狐君的故事。

*祁陶就是当年看门的小童。

*祁放在天界住的“栖离宫”,取自“离狐”,意思就是狐狸栖息的地方。

青丘位于中原地区的东部,青丘顾名思义是以丘为地貌的地方。据《太平寰宇记》和《元和郡县志》均载:“旧传初置县在濮水南,常为神狐所穿穴,遂移(城)濮水北,故曰离狐。”——百度百科

*这里面一些开头的打(zhuang)油(bi)诗,还有地点和法术名称、咒语,都是我自己随便想想的,没啥价值。

*这个旧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旧情……他们的关系不是这样的。放报是彼此初恋!

以上这些除了设定,都是文中可以看出来的,但是如果不一口气读下来,可能get不到(还不是你更新慢!)所以,攒攒再看也不错啊,就是攒起来会很缓慢……(顶锅盖跑)

当然啦,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最重要,不想挖的以后我每章都会揭秘哒~

或者还是有不明白的可以提出来,不涉及之后剧透的我会回答,当然有的可能也不会,为了不让留下的看上去像剧透(×)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