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狐说 05

         “咣当!”

         酒坛与石桌相击,发出一声脆响。

         一旁躺椅上的人抬起眼皮瞥了眼来人,便合上眼继续休憩。

         那人也不恼,撩起袍子就在石桌前的凳子上坐下。

         “我还奇怪你这一百年跑到哪儿逍遥去了,原来竟是找了这么个好地方,过着神仙都羡慕不来的日子。”

         “算了吧。也不知道是谁,得了个娇艳的小娘子就把兄弟全抛到脑后去。真想找我,以西海龙君的能力,小小的祁山哪还藏得住一条狐狸。”

         来人大笑两声,黑衣金绣线的袍子衬得她越发意气风发,不是西海龙君孙璟,还能有谁?

         “所以,我这就提着佳酿来给兄弟赔礼道歉。还望狐君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喝了这坛就既往不咎。”

         “什么酒?”

         “明子纪。”

         “不喝不喝。”祁放摆摆手,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大咧咧地躺着。

         “奇也怪哉,往日这酒你每每来西海,都要顺走好几坛。如今怎么……转性了?”

         “烈酒伤身,现在我只喝桃花醉。”

         “也是,毕竟外界都说你重伤在身。是谁伤的你……对了,上山的时候确实见着山腰往上的桃林开得繁茂。想来酿酒也必非凡品。回去的时候折上两枝,也让秋瞳看看。”

         祁放忽而坐起身,问道:“秋瞳?就是你在镜湖碰到的那颗珍珠?”

         “然也。”提到秋瞳,孙璟全然没了西海龙君的威严与豪爽,反倒露出透着些许傻气的笑容。

         “第一眼见到她,我就想把她带回西海,一辈子都不分开。”

         要不是祁放亲眼所见,不然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傻笑着的人,是当年挥手斩尽十万魔兵的西海龙君。

         祁放从躺椅下掏出一壶桃花醉,对着壶嘴小灌一口,便又放下。

         怎么今日连香浓味甘的桃花醉都苦涩上几分?

         “罢了。左右你也算是探望过了,折捆桃枝就走,别打扰我养伤。”

         “这主人既已赶客,那本君也不多留。”孙璟起身提上酒坛便要离开。

         “等等。”

         孙璟疑惑转身。“还有何事?”

         “……酒留下。”

         “哈哈。”孙璟放下酒坛,顺手拿起另一壶桃花醉。“一壶换一坛,你也不算吃亏。”

         “还有桃花,你怎么不也算上?”

         孙璟背过身,抬手晃晃手中的酒壶,笑着愈走愈远。

 

         祁放提着酒,穿过明艳欲滴的桃林,在一座无字碑前停住。

         祁山的山顶历经百年,早已不见当初的废墟,只剩当年法阵之处寸草不生。祁放在四周种满了桃树,每到仲春,山顶繁花似锦,树下的墓冢倒也不显孤寂。

         祁放凭空化出两只杯盏,一只放在墓前,另一只握在手中。咬住酒坛上的红布丢在一旁,给两只酒杯都斟满,却是一口都不喝。

         撩起衣服后摆,席地而坐。

         “今日来了位稀客,我的挚友孙璟。带来这坛明子纪,我想着你也没试过,就要来给你尝尝。”

         说罢,将墓前酒盏中的酒倒入土中。

         “滋味如何?呵,我知你不喝酒,但这明子纪是为数不多能入我眼的佳酿之一,你姑且捏着鼻子尝尝吧。”又倒满一杯。

         “好了好了,我不逼你。最后一杯,保证是最后一杯。”祁放笑着边将酒撒下,边说,“以前我总想着,要给你个平安喜乐的人生。等你从悲伤里走出来,我便带你去游山玩水,在你短短的数十年里,把世上最好的都试个遍。”

         笑意微微收敛。“现在,只能把那些都带到你面前,也不算食言。”

         “眨眼都一百年了……以前总是说你这不好那不好,今天,权且夸夸你。锁魂阵,凡人一生能施得此术的,数十万年来,也不过上百。你短短五年便能成阵,虽然是借助了我的血,但也是个修仙的好料子。”

         祁放摸摸鼻子:“我以前从没指望你能习得个一星半点,现在想来倒真是我小瞧了你。”

         山风轻拂,卷起阵阵花香。片片桃花似雨下,落在浑然不觉的仙人身上。只是明艳的桃花,也盖不住赤红衣裳之人的俊美无俦。

 

         祁放一人在山顶呆了许久,待到日薄西山,才提起酒坛去往山下。

         “上回书说到啊,古兽狴猯凶狠残暴,又狡诈多思。狴猯原身原是双熊头、一豹身、七鲛尾。平素最喜食仙凡两界之人的血肉,自天地初分,便四处为恶。直到鸿蒙三千万年,才被前任天帝施法,陷入昏睡。

         直到一万多年前的那日,狴猯从沉睡中醒来,嗜肉渴血许久的他,头一个盯上的目标,就是天界。凡人虽多如牛毛,但只能充饥止渴。而天界仙人众多,不似天狐族个个战力强悍,也不似水族难以捕捉,何况这狴猯也与水系同源。且论滋补,于狴猯而言,最适合补充古兽精力的便是天界的仙血仙肉。

         于是,一万年前的那日,天帝万年生辰寿宴上,狴猯出现了。

         恰逢天界宴请五湖四海的仙人赴宴,守卫自然松懈了些。狴猯便趁此机会,凭借双掌和七尾直冲玄霄殿。那狴猯的利爪强悍有力,一掌挥舞间,数名品阶低下的仙官仙女便成了掌下亡魂,被他尽数吞入腹中。七尾更是霸道,横扫之间,尸骨累累。熊头巨齿,滴落鲜血无数。一时大殿之外,腥风血雨,四处都是未干的血迹。

         彼时廉贞星君正在诵读贺寿赋。忽听殿外骚动,贺词声停,廉贞抬头的一瞬间,劲风浑厚的一掌便扑面而下。廉贞将帛书迎面扔去,帛书登时裂作片缕,旋身闪避,才险险躲开。

         不知何人大喊一声:是狴猯!大殿之上立刻乱作一团。众位仙家是能飞的飞,不能飞的跑,跑不了的跳,总之是一片鸡飞狗跳。

         而狴猯不知为何,莫名盯上廉贞星君。说来也不巧,北斗七星君中,每一人皆握有一样旷世神兵,且皆源自除却狐界的其余六界。唯独廉贞星君,从不善舞刀弄枪,便也无一样称手兵器。”

         座下听众忽然有人问:“那廉贞星君擅什么啊?”

         说书的老人家低咳两声,面露窘色低声道:“擅……打报告。”老人家清清嗓子,接着道:“此事不重要,以后我自会慢慢讲来。接着说那狴猯。”

         “廉贞星君自是不敌上古凶兽,眼见狴猯的鲛尾即将扫到廉贞星君时,说时迟那时快,狐君执一把银红长剑从侧飞出。狐君何等霞姿月韵的人物,红衣翻涌如潮,银红长剑如练,将狴猯的一尾生生斩下。

         狴猯剧痛,四只熊眼怒目圆瞪,正要发作,却在见着廉贞身前的狐君手中长剑、从左侧提戟过来的西海龙君和右侧取了混凌枪而来的天帝之后,四蹄腾空,转身而去。三界翘楚岂会让他如意,旋即跟上。

         狴猯痛吼着欲逃脱,刚飞出大殿,便进入天帝设的天罗地网中。狴猯重伤,又有天、狐、水三界王者缠斗,渐显颓势。时机成熟,太白星君伺机向法阵中撒入岐黄水,天帝联合众仙施法,才将挣扎的狴猯封印,保得三界太平。”

         祁放将手中的最后一粒瓜子仁扔进嘴里,看着看台上的人走了七七八八,才从二楼雅间起身,去往一楼大堂。

         “啪啪啪!”掌响三声。

         “月老好本事,一件万年前的往事,还能记得如此清楚。想来这百年没少磨练嘴皮子功夫。”

         老人家微微躬身:“狐君说笑了,我老人家闲来无事的一项消遣罢了,狐君听得尽兴便好。”

         “闲来无事?这人间的姻缘竟如此好打理,都让月老腾出这么多空,三天两头地跑人间来说书。”

         “世间姻缘本少有,多的是那些乱点鸳鸯谱还妄作真心人的痴儿。有缘的自会相见,无缘的也与小老儿无关。”

         “闲话讲了这么久,也该进入正题。月老今日特请我下山,恐怕不只是为了听个书吧。”

         月老笑笑,从袖中掏出一物,道:“狐君笑纳。”

         祁放本不欲收,却在看到匆匆扫过一眼后,立马接过拿在手中端详。

         “你从何处所得?”

         “百年前此城的护城河中。”

         小巧的荷灯静静立在祁放掌中,船身一行小字依旧清晰可辨。

         “你跟踪我?”

         月老不答,忽而正色道:“十日后,历劫归来的廉贞星君万年寿,天帝欲为其操办,当做嘉奖。”

         “与我何干?”

         “狐君曾救过廉贞星君,天帝命我特来邀请。”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十年之后的事,何必这么早告知。”

         “天帝望狐君早日前往天界,以叙旧情。”

         “呵呵,旧情?这么让人误会的说法,也真是他的风格。”祁放眼中晦明不定。“那好,你且回去,就说狐君祁放已经应下。”

         月老这才恢复笑容,道谢后离去。

 

         月色纯白静谧,桃香柔若无骨。

         月华花香的笼罩下,祁放倚树而立,背靠树干若有所思,手中的荷灯上是熟悉的字迹:

         狐君长安。

         你可……真是个傻子。


——TBC——



国庆了,也要送上一份礼。(比心)

埋梗和圆梗同步进行。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