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狐说 03

         浮生匆匆光影逝,弱冠少年初成形。何人问起山上侣,但凭清风明月听。

         祁放算了算,这是他独自陪在小报告身边的第五年。

         这五年里,小报告对修道之事孜孜不倦。就算是他陪在身边,小报告脸上也少见笑容。虽然之前的十年也不常见他笑,但这一年比一年沉闷,祁放实在放不下心。

         尽管两人已经算是至交好友,小报告还是对修习法术方面的原因闭口不提,不是生硬地扯开话题,就是沉默以对。久而久之,祁放也不想再看到小报告随之而来的愁容,干脆再也不提。

         “又不是树,怎么越长越像块木头?”祁放轻声嘀咕。

         “什么木头?”

         祁放看向来人:灰白道袍一丝不苟,发髻工工整整,脸上就差写着“严肃”两字。全身从上瞧到下,也就发髻上的碧玉簪看着最顺眼。个头倒是从五年前将将到他胸口,成了发顶可以触及下巴。嗯,不怎么高,倒也纤细小巧得可爱。

         “可爱?你到底在说什么?”小报告疑惑地望他。

         祁放这才发觉自己不自觉将心中想的最后一句说出了口。

         “没什么。你不是要收拾些东西吗?都准备好了?”

         小报告微微点头:“嗯。”

         这几年小报告醉心法术阵术,几乎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房大小姐”,下山的次数屈指可数。今日上元节,祁放本就打算把小报告拖下山走走,寻思着再这么养下去,真成木头了怎么办。

         没想到,倒是小报告前两日突然从繁重的古籍里抬起头,目光落在桌角的砚台上,问他:“过两日上元节,你愿意陪我去镇上看看吗?”

         祁放自然是满心欢喜地答应。

         两人悠闲地走在山路上。

         天尤未晚,片片红霞中还残存着丝丝缕缕的光亮,柔和地打在身旁的人上。

         当年人狐分开睡的时候,祁放原本为小报告准备了件貂皮大氅,被小报告再三推辞后,才换成了件贴身背心。更是趁小报告不在时,给被子塞上大把大把的羊毛。当初是他堂堂狐君日日“暖床”,才让小崽子安然度过每个冬天。转眼他不能陪着了,冻出个好歹来谁负责?

         明明是件很厚重的衣物,罩在道袍下却恍若未穿。小报告清瘦得厉害,无论祁放怎么喂都白白胖胖不起来。

         “祁放。”小报告忽然开口。

         “嗯?”

         “到了。”

         晚霞中,小报告微微一笑,清亮的眼眸里映着霞光,恰若让人移不开眼的星辰。

         祁放周身霎时静了,既无前方闹市的喧嚣,也没有晚风拂过林间的摇曳声响,只有那星辰勾了他的魂,牵了他的魄。他忽然想做些什么,来抚平一下内心的躁动。

         小报告见他久久不动,犹豫着伸手,瑟缩了一下,复又往前握住祁放的手腕,带着他往前走。

         灰白道袍的道士带着身着红袍的贵公子走在集市上,任是谁都忍不住多瞧两眼。

         那道士相貌平平,全身唯一夺目的就是那根玉簪子,一眼便可瞧出价值连城。倒是那红袍公子,看着便是一身富贵相,眉眼都是极佳的。也不知这样的两人,是怎么碰到一起的。

         祁放笑弯了眼,一路任由小报告牵着,他走哪儿自己便跟到哪儿。

         途经一个折扇摊子的时候,小报告停下脚步,松开拉着祁放的手,转而对着摊子上的折扇挑挑拣拣起来。

         祁放内心惋惜,却还是上前,语气轻松地问道:“想要?看中了哪个,跟我说就是。”

         小报告没看他,只是摇摇头,目光仔细地审阅每一把折扇。

         最后挑出一把,玉竹为骨,绢丝为面,扇面也与寻常的梅兰竹菊不同,绘的是大片大片的桃花。

         小报告将折扇塞给祁放。

         “送你的。”

         “我的?”祁放有些惊讶。恍惚间脑中一闪而过什么,却不及细想。

         “你送了我那么多东西,我也该回回礼。”

         祁放把玩了两下,质感确实不错,正欲付钱,却被小报告抢了先。

         “我送的东西。”小报告着重强调了“我”。

         祁放也只能把扇子小心翼翼收回怀里,夸张地行了个大礼:“那小生这厢多谢了。”引得两旁的行人频频侧目。

         小报告匆匆低下头掩饰红了的脸,拖着祁放赶紧走。

 

         天色愈黑,小报告带着祁放在一家酒楼二楼坐下,点上三四个小菜,一壶温酒,一壶清茶。

         “你要喝酒?”

         小报告拿过茶,将酒壶递过去。“你喝。”

         酒楼的大堂里,一说书先生正讲到兴头上。

         “话说那狐君,生得是玉面朱唇,多少天界的仙娥仰慕倾心。那天帝也是清风朗月之神,成了多少人心中可望不可即的人物。此二人并称仙界双绮,真真是风华无双、绮丽独绝。”

         “庸俗。”祁放冷哼一声。

         “然而,狐君与天帝关系却并不和睦。天狐灵族得天独厚,与天界、水域并立,却并不像其他两界那样掌管人间事物。虽人丁稀少,却是战力丰沛。狐君实力不输天帝,且狐族与魔界关系向来和睦。因而,狐君于天帝而言,是个威胁。”

         听到这里,祁放顿了顿,给小报告夹了块鸡肉。

         “这个好吃,多吃点。别听那些有的没的。”

         小报告默默点点头,耳朵却还时刻关注着下面。

         “前情讲完,接下来就是承接上回。上回说到,天地三分,天界、狐族、水系占据仙界,魔族、妖界、幽冥把控魔界,人间由女娲所造之人繁衍生息。而这天界,也开始诞生应运天命而生的星君。其中最与凡人息息相关的,便是北斗七星君与南斗六星君。南斗注生,为司命星君、司禄星君、延寿星君、益算星君、度厄星君、上生星君。北斗注死,为贪狼星君、巨门星君、禄存星君、文曲星君、廉贞星君、武曲星君、破军星君。”

         说书的老人喝上口茶,润润嗓子。

         “今日我们要说的,便是这北斗廉贞星君。廉贞星君居玉衡宫,司官禄。这天界大大小小的仙官,莫不在他的管辖之中。”

         虽然老人家说得一本正经,但小报告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这天上的官儿怎么个管法啊?”

         “这位小友问得好。这天上仙官不说数以万计,也是成百上千,这位廉贞星君偏偏能从大小仙君的贪污受贿,到各仙宫里鸡毛蒜皮的小事,通通禀告天帝。”

         老人家的话听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那这仙君长得怎么样?”是个坐在角落的姑娘问的。

         老人家一笑:“这位姑娘你怕是要失望了。这位廉贞星君自然是比不得天帝狐君的绝世容貌,于凡人来看,算得上清荣俊秀,但在天人之姿的仙界,却是平平无奇。唯独……那双眼睛,星象而生的星君中,廉贞星君的眼睛最是明亮,与星体最为切合。”

         祁放回忆了一番,廉贞的容貌他倒是记不清了。仅剩他在天界做客时,廉贞星君从早到晚冲天帝打的一连串报告让他“相当难忘”。

         他看了眼小报告,发现对方正在出神。

         “怎么了?菜不合胃口?”

         “无,无事。只是想着要是能多听些狐君的故事就好了,可惜今日讲的是廉贞星君。”

         “确实有些可惜。不过,你要是想听什么,问我就好,这种怪志杂谈,我可不会输给那说书的。”

         “好。”小报告勉力笑了笑。

         时候差不多,祁放和小报告便离开了酒楼。

         起身离开时不慎动静大了些,小报告被凳角绊倒,被祁放一把扶住,还抱怨了句:“也不小心些。”

         老人家无意中看了一眼,却登时愣在原地,呆呆看着他们一起离开。

         “他们……稀奇啊……”

         “还讲不讲啊?”底下的客人催促起来。

         “讲,讲。话说那日太上老君正在炼丹,正巧廉贞星君……”

 

         月上中天,小报告带祁放来到护城河边。

         祁放笑道:“别人都是去镇上看繁花似锦的花灯,就你来这河里看荷灯。”

         小报告蹲下身,拾起一盏花灯。

         这是此城人的习惯,上元在河中放上花灯,等有缘的人拾到,写上自己的愿想,再放回河里,新的一年,便能心想事成。

         “祁放,你有什么愿望吗?”小报告声音轻轻的,唯恐扰了什么梦境。

         祁放望着小报告烛火中的脸,定定道:“惟愿年年岁岁长相似,岁岁年年如今朝。”

         小报告一愣,随即微笑着答:“好。”

         取来一旁河墩上备好的笔墨,小报告写上一句话,便放下河去。

         “写的什么?怎么连我都不让看。”荷灯已经飘远,祁放也懒得在用仙法看个究竟。

         “终有一日会知道的。”

         “你跟我卖关子?那好啊,我肯定早早就能从你嘴里套出话来。”

         “那你试试。”

         两人笑着走向回山上的路,不远处的茅屋里才走出一个人,望着他们的背影敛眉不语。

         正是刚才的说书人。

         “哎……”

         河中心的花灯被提起又放下,徒留一声叹息飘散在空荡荡的河边。


——TBC——







虐起来虐起来!伏笔已经有好多了,有的小伙伴也看出来了。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