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狐说 02

         五日不过弹指一瞬间。

         祁放挑来拣去,最后还是偷溜回族中,选了块上好的岫岩碧玉,雕琢成簪,连话都想好了:“看你那根木簪不顺眼很久了,这根山下买的就姑且替替吧。”

         祁放一大早就离开道观,准备寿桃、寿饼和各种吃食,还有他最爱的桃花糕。却是从卯时等到申时,小报告都没有出现。

         申时刚至,祁放便化回狐身,直向山顶奔去。

         然而,道观中并无小报告的身影,卧房、厨房、大堂,就连小报告的师父也不见了踪影。

         祁放急火攻心,狐身奔跑着搜寻整个山头。

         直到在溪边摇摇看见小报告,才放慢了脚步,想起自己好歹还有灵力,竟然用四只脚寻人这么笨的办法。好在人终是找到了……

         靠近的脚步一顿,提起的脚掌又收回,变为人身。

         “你可叫我好找……”红衣红袍的人调笑着上前,却在看到溪边的船筏和小报告手中的火折子时,停住了。

         皎皎月明,小报告向来服帖工整的黑发此时东一簇西一簇地从发髻间跑出,向来干净的道袍也有数道血痕,但祁放灵敏的鼻子闻得出那并不是小报告的,而是……此刻正躺在木筏上的人的。

         “师父,走了。”小报告的声音无悲无喜,散乱的发遮住了他的脸,这样的小报告反倒叫祁放心慌不已。

         “人死不能复生。”

         “嗯。”小报告声音轻轻的。

         “你……要是想哭,这里只有我,也没关系。”

         小报告没回答,手中火折点燃筏上人的衣角,将木筏奋力推远。

         木筏和燃起的大火顺着水流越飘越远,直至彻底不见。

         这时候小报告才转身回来,摇摇头。抬脚与祁放错身,便要回道观。

         祁放心中一紧,一把拉住小报告的手,将人带进怀里。

         “我说了,想哭就哭。现在,没有任何人会看到,包括你师父。”

         小报告呆呆地站在祁放怀里,额头抵着祁放的胸口。

         良久,祁放听见胸口传来闷闷的声音:“祁放,谢谢你。”

         祁放无声地叹了口气,抬手将小报告头上的木枝取下,发髻松开,左手撩起把头发轻巧地挽了个髻,将玉簪插入。

         “你的生辰贺礼。”想了想还是加了句,“我挑了很久,你可不能弃之不用。”

         “好。”

         “你要是害怕,以后我上山陪你住。”

         “不用。”

         “为何?你怕我吃了你?”

         “不用。”

         “真是倔。难道你想别人陪你?”

         “还有小狐。”

         祁放语塞,倒是把自己给忘了。

         小报告借着祁放的胸口站直身子,眼中一片清明,直直看着他:“祁放,你会骗我吗?”

         祁放也直直望回去。

         “不会。”

         小报告莞尔而笑,唇边漾起浅浅的弧度,配上头上的发簪,看着倒与平时截然不同,许是夜色醉人,瞧在祁放眼里竟有了丝春情。

         “好。我相信你。”小报告后退两步,接着道,“还有,谢谢你今日陪我过生辰。”

         祁放就这么看着他背过身,一步一步走上回山顶的路。

         他终究还是没有哭……

 

         那日之后,狐族就收到自家君上的来信,称身体仍旧抱恙,祁山山好水好,养伤最合适不过。

         小报告也搬了房间,从原来的房间,搬到历代观主的卧房,而狐狸祁放却被留在了原来的房间,倒是换了套新的床褥被子。

         祁放大晚上挠门、嚎叫、甩尾巴,都没能让反锁房门的小报告开门。祁放只能摇摇头离开。

         小报告出门的次数越来越少,在道观里,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卧房,然而不管是哪个,都是狐狸祁放能进的。

         祁放气不过,索性变回人形,气冲冲地找上门。刚“嘭”的一声推开门,就后悔了。

         小报告正伏在书案上酣睡,就连祁放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把他吵醒。

         祁放轻手轻脚地走到案前,捡起几本书粗粗翻了翻,都是些提妖捉怪的道法书籍。小报告之前从没接触过这些,他师父教的也不过是些天道纲常,这些修习法术的东西,对寻常道士而言不过是多此一举。凡人一生短短数十载,除非天赋异禀者,有望修得术法,斩妖除魔来积累功德,有望飞升成仙。何况以小报告的年龄而言未免太晚,余生几十年,又能除多少邪魔外道,修多少功德?

         祁放从没想过让小报告走上修仙的路,一是小报告资质平平,二来修仙之路辛苦异常,稍有不慎,灰飞烟灭,连再世为人的机会都不会有。祁放只希望小报告无忧无虑地过完一世,再由他送去轮回,保他一个平安顺遂的来世罢了。

         如今小报告突然热衷于这种事,叫他不能不担心。

         “你能看懂?”不知什么时候,伏在桌上的人醒了。

         “这个啊……自然是看不懂的,不过我自小听过的怪志异谈颇多,对书的内容也能猜个大概。这本讲的是收服灵力浑厚的精怪之法,对吧?”

         小报告点点头,旋即又皱起眉:“只是这书上说的以身为阵是个什么意思,我怎么想也不明白。”

         祁放卷起书,轻轻碰了碰小报告的额头,看到他头上的玉簪,才笑着收回手,又敛了笑装作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书上说得明明白白,这以身为阵,就是利用施术者的三魂作为阵眼,七魄游走阵中,形成七生七死往复阵,施术者若与北斗相关,则阵中精怪主死,若与南斗相关,则主生。”

         “主死当如何?”

         “主死,则七魄化为锁魂咒,再灵力强大的精怪都会被缚住精元灵力,不得逃脱,再由施术者起阵,三魄为刃,剐阵中精怪的肉身和精元,不消一刻,则精怪神毁形灭,天地不存。”

         “……如此残忍?”

         “精怪下场确实惨淡,不过那施术者也好不到哪儿去。三魂为刃,七魄为锁,每一刃下去,不仅精怪,就连锁魂的七魄也会被剐,相当于拿己之矛攻己之盾。精怪强大,刃亦会有所消损。等阵法结束,三魂七魄也废了个干净。这种阵法与其说是凶残,倒不如说是玉石俱焚。”

         “身魂俱灭……”小报告有些失神地念出声。

         “不错,精怪与施术者都是同样的下场。”

         小报告稳了稳心神,深吸了口气:“要是此法如此有效,世世代代都有为了降妖除魔献身的人,为何天地间强大的精怪还如此繁多?”

         “非也。天地间强大的精怪确实不多了,有些实在强大,以凡人的三魂七魄也无法消灭的精怪,也被奇门阵法封印。然而这世上灵力强大的,除了神魔精怪,还大有人在。”

         祁放看了眼满脸不解的小报告,干脆走到书案后,拿过一张纸一支笔,伏在小报告身侧,授起课来。

         “这天地之大,人间只知仙人魔三界。实则为七界,凡人眼中的仙界,除了由天帝统辖的掌控凡人命数的星君仙人,还有两支势力。”祁放寥寥几笔,绘了条弯弯曲曲带胡须的东西,“这一支是由几大龙君带领的水族,人间的施云布雨也主要靠的是他们。”

         “而另一支是上古天狐一族。狐族人丁不如天界和水族,却个个都是生来灵力充沛的灵体。传说,天界和水系都是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之后,才开始有的男女之分,狐族却是从鸿蒙之初就自带阴阳。是以,能与其他两界并立。”

         祁放这次勾勒了许久,又添了几笔,自己满意地点点头,才拿给小报告看。纸上一只狐狸活灵活现地立着,精细程度与之前的龙简直不像出自同一人之手。

         “而魔界,”这次连笔都搁下了,“便是魔、妖、幽冥。魔界向来与天界不和,但凡人的生死轮回却是由他们掌管。妖界最喜人界,常混迹在凡人中,凡人的话本里,大多是他们的故事。而幽冥……”祁放顿了顿,“连我也不知他们具体的样子。只知道是似人非人、似鬼非鬼、非仙非魔的存在。”

         祁放虚虚地打了个哈欠,作势要往小报告身上靠,被小报告扭着身躲开。奈何人被困在椅子里,躲也躲不到哪儿去,脸上倒被狠狠捏了把。

         “祁放!”

         祁放笑着走开,边走边说:“不过也不打紧,幽冥从不干涉其他六界,独居一隅,是个什么样子都无所谓。”

         “祁放,你去哪儿?”小报告刚想起身,却发现双手不知什么时候被祁放捆在了把手上。

         “去准备些吃的,看你这样子八成一天没吃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听我讲故事。”

         “那你先放开我。”

         “不放。”祁放转过身,眉眼含笑,倒退着朝外走,“你要是跑了怎么办?”

         “我为什么要跑?”

         “因为……因为有人想吃了你。”说完,便笑着暂时离开了。

         所以祁放没有看见,因为一句单纯的戏言,小报告瞬间脸色惨白,被捆住的双手默默紧握成拳,清亮的眸子此刻被无名的怒火填满。与此同时,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在小报告的心中有了决断。

 

——TBC——


原来上次按成长文章了……瞧我这脑子!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