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Mamihlapinatapai ABO [18]

18.

然而,明天是周日。
等到小报告回过神来的时候,祁放和那辆车已经消失在夜色里。

周日早晨九点,小报告家的门铃响了。
“叮咚——叮咚——”
当小报告打开门,看到笑得春光灿烂的祁放时,他立刻条件反射甩手关上了门。
咚!
祁放脸上的笑僵硬了一秒,在他收起笑容前,门又开了。
“早上好啊,小报告。”
小报告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就立刻重又开了门:“你来……”
“皓皓,是谁啊?”
一个穿着围裙的女人从厨房走出来。
祁放立刻附上一个温柔得体的笑容:“阿姨好,我是包晓皓的同学,我叫祁放。”
包妈妈愣了愣,片刻后笑着回应:“啊,祁同学你好。来找皓皓的吗?”
“对,我们约好了今天一起复习功课。”
“那很好啊。快进来吧,别在门外干站着。”
“谢谢阿姨。”

小报告直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坐下来,才彻底明白现在的情况。
嗯,孤A寡O共处一室的现状。
怎么会呢,能意识到这一点就不是小报告了。
祁放镇定自若地做着化学卷子,笔尖与纸张摩擦沙沙作响。反倒是小报告有些紧张地盯着面前的语文课本,半天没有翻一页。
我在紧张什么啊?
小报告摇了摇脑袋,打算把慌乱的情绪赶出大脑,瞪大了眼睛,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在面前密密麻麻的白纸黑字上。
“啪嗒。”祁放放下笔,小报告心里咯噔一下。
看来是失败了。
祁放从坐下就开始用余光悄悄关注他。在家做作业的小报告不戴眼镜,他喜欢的那双眼睛离开了恼人的遮挡物,看起来更加清亮。
看他半天不翻页,祁放就猜到对方大概紧张了,于是不动声色地观察半天,看着对方略微窘迫的神态,心里暗自发笑。
故意放下笔,拉着卷子过去靠近,忍着笑意,故作正经地指着卷子上的题目问:“小报告,你看这个方程式怎么配平?”
若有似无的气息拂过耳根,柔柔地打在腺体附近的皮肤上,印象中明艳的玫瑰在脑海中瞬间盛放。
小报告忽然捂着腺体起身后退。
“我……我去倒杯水。”
祁放坐正身体,微笑目送对方慌慌张张离去,眼尖地没有忽视绯红的耳廓。

脑中的玫瑰、记忆里的香气经久不散,小报告使劲摇摇头,在外面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才平复心情开门进来。手里端着两杯水,就见祁放随意地靠在椅背上玩手游。
“喝水。”小报告把其中一杯放在祁放面前。
“谢谢。”祁放腾出一只手,拿起杯子喝了口又放了回去。他慵懒又全神贯注的样子,让小报告产生这是祁放的房间他才是客人的错觉。
“卷子做完了?”
“做完了。”
小报告莫名松了口气:“那你怎么回去?”
祁放一怔,正操控全局的手按错了地方,屏幕上蹦蹦跳跳的小人立刻凄惨地倒在地上。
小报告觉得这应该是自己的锅,但他又实在说不上自己哪儿做错了。
祁放退出游戏,扫了眼屏幕右上角,抬头冲他笑笑:“没事,正好我也不想玩了。”
小报告点点头,虽然他还是没想明白这锅怎么就结结实实地背在了自己身上。不过没关系,就这么翻篇也好,反正祁放马上要回去了。
“我送送……”
“皓皓,饭做好了。带同学来吃饭吧。”
“你”字还在嗓子眼,包妈妈的喊声就穿过门板空降两人之间。
祁放笑得眉眼弯弯。
“盛情难却。既然阿姨都开口了,我怎么也得给阿姨个面子。你说是吧,小报告?”
时事所逼,小报告也只能再次点点头。

小报告的爸爸今天加班,午饭只有包妈妈、祁放、小报告三个人吃。
饭桌上,小报告一向寡言,包妈妈倒是热心地给祁放夹菜。
祁放也不推辞,笑着道谢,然后夹起一块冬瓜低头放进嘴里,眼角偷瞄着小报告。
不爱吃蒜;冬瓜一般;喜欢鸡蛋和糖醋排骨……
祁放心里默默记下小报告的饮食上的喜恶。看他吃糖醋排骨时,连自己都没发现地眼睛微微眯起,全神贯注地看着面前的排骨,嘴角上扬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心里的喜爱藏都藏不住。
祁放有些晃神,这样的小报告让他心动,又引得他气闷:小报告从没用那样的眼神看过自己,在他眼里,自己还不如一块排骨!
祁放不自觉地咀嚼得太大力,表情都略微狰狞。
“不合口味吗?”坐在对面的包妈妈有些疑惑。
祁放连忙调整表情,再次摆出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没有,阿姨做的菜特别好吃!”
“哦,喜欢就好。”包妈妈放心地点点头,又随口问道,“祁同学人长的好看,脾气又好,在学校一定很受欢迎吧?不像我家皓皓,没多少朋友。你还是第一个来家里做客的朋友。”
看来包妈妈知道小报告在学校人缘不太好的事。
小报告朝向排骨的筷子顿了顿,转而夹走了一块黄瓜,就低头扒饭,眼角的细小的笑意也消失无踪。
祁放深深看了小报告一眼,转头正经地看着包妈妈。
“不是的,阿姨。包晓皓他人很好,愿意和他做朋友的人不少,只是大家没我这么厚脸皮,敢来叨扰罢了。大家都觉得他是个特别值得交往的朋友。”
也许是祁放的表情太严肃,包妈妈愣了愣,说:“是吗?”
小报告也抬起头,清亮的眼睛直直望着他,眼神比刚才盯排骨的还要专注有神,里头还有一丝惊讶。
祁放满意了,嗯,至少胜过糖醋排骨了。
他低头笑了笑,抬头的时候顺手夹了块糖醋排骨放小报告碗里,又伸手端起包妈妈面前的碗盛起了汤,语气轻松地说:“是啊。就那次下雨,小报告一个人冲到大雨里收国旗,还说‘国旗不能湿’。当时班里的女同学们都夸包晓皓帅呢!”
说着把盛好的海带冬瓜汤双手放到包妈妈面前。
包妈妈乐了:“是他会做的事。”包妈妈把冬瓜汤往小报告那儿推了推,顺手摸了摸小报告的脑袋。
小报告看了眼祁放,又低头盯着碗里的糖醋排骨,脸颊有些难以察觉地发红。
凭着祁放的口才和亲和力,接下来的饭都吃得其乐融融。不过祁放也不敢再给小报告夹菜了。

吃完饭祁放坐了会儿就告辞了,小报告想去洗碗,被包妈妈赶出来送同学。
即使是秋老虎的尾巴,中午的太阳也是不容小觑的。
被妈妈“命令”一定要送祁放同学到小区门口的小报告,默默地走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没有注意到太阳的问候下,自己额头已经冒了汗,渐渐凝成一大滴,绕过盛过笑意的眼角,经过柔软的脸颊,顺着柔和的脸部轮廓,最后放肆地滴落。顺着视线,还能看到不远处的腺体。
祁放突然有些口干舌燥,还有幻觉般的兰花馨香若有似无地飘在比鼻尖。
汗液里也有信息素,只是不是发情期,其他人一般都闻不到,除了祁放这种标记过的。
祁放索性从包中拿出一本书,悬空盖在小报告头顶。
小报告顺着书和手臂看过来,嘴唇轻抿,似乎想说些什么。
“问吧。”
“嗯?”
“不是有问题想问我吗?问吧。”
小报告握了握拳,犹豫着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上次来过。”
发情的那次……被临时标记的那次。
一时两人之间气氛有些尴尬,又有些暧昧。
过了会儿,小报告才打破沉默:“我是说……楼层。”
祁放不在意地回答:“帮老师搬东西的时候看到了。”
然而事实是,为了得到小报告家的详细位置,在班主任安排家访名单的那一周,天天守班主任办公室门口,端茶倒水抱作业本,才找到个机会翻到家庭信息记录表。
之后小报告就陷入了沉默。
祁放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顺着他沉默了一路。
灼热的阳光,端着书的手,书下的阴影,一高一矮两个人:一个走路毕恭毕敬,一本正经;一个走得漫不经心,却又透着股潇洒帅气。
明明应该跟不搭调,看起来却又意外的和谐。
也许是淡淡的兰花气成了两人之间的连结,也许是阳光正好,岁月正好,又或许是……他们本该如此。
书被塞到小报告怀里,说是周一再还给他。
小报告站在保安室屋檐的阴影下,看着祁放正准备上车的身影,突然大喊道:“祁放!”
祁放疑惑的回过头,就见小报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谢谢你!”
前所未有的,令人心跳超速的,甚至绚烂过正午的太阳的,笑容。
祁放无意识地攥紧身侧的包带,任凭心跳加速,甚至有些头晕目眩。
上帝啊,这是犯规的吧。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粗不粗长……啊,这个大概答案是“不是”……
我熊汉三又回来啦!ヽ(*´з`*)ノ
这章节给小报告起了个名字,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因为当着人家母亲的面,上来就喊外号很不礼貌……包晓皓→小(晓)报(包)告(皓),发现了吗?(o^∀^o)
对这个cp依旧很爱,如果顺利的话,这篇完成之后,会开一篇玄幻仙侠,大体设定已经想好了,就是之前那篇《遇狐》的后续。
感觉自己写文随着心情风格多变,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很诚挚地感谢大家的期待和等待,会努力产出更多回应这份缘分。(*'▽'*)♪

ps:原漫画走向已经定了,所以SQ的tag就不打了,圈地自萌,圈地自萌。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