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Mamihlapinatapai ABO [17]

17.

小报告路过一盏又一盏昏黄的街灯,大大的镜片上盛满了街道两旁的灯火,随着走动忽明忽暗,恰似满天繁星。
祁放心如擂鼓,看着他一步步走来,最后停在离自己两米远的地方。
“你……”
反光挡住了小报告的眼睛,叫祁放看不清背后的双眼里流淌的是什么样的情绪。
“祁放,生日快乐。”
少年走近了两步,扬起脸正对着他,绽放出一个恬淡的笑容。而他的胸前,是一本封面是“空谷幽兰”的笔记本。
“马上就是期中考试了,你的化学一向不太好。希望这本笔记本,能帮到你。”
祁放呆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眼也不眨地直直望着小报告。
会场门口五颜六色的LED灯光闪耀着,映照在小报告清秀的脸上,让一贯严肃的他,此时看上去画风很不协调。如梦似幻,祁放有一瞬以为自己在梦中。
小报告等了会儿,见人没动静,又向前走了两步,把笔记本往祁放怀里一塞,说了句再见转身就要走。
祁放这才回过神,一手握紧笔记本,一手拉住小报告的手臂。
“嗯?”
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拉拉扯扯。等小报告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车后座,而身边就是祁放。
“祁放,你这是……”
“你送我一份大礼,我当然也不能失礼。”祁放对他露出一个堪称完美的笑容,又转头对着前面说到,“秦伯,XX小区。嗯……你懂的。”
秦伯会心一笑:“好咧。”
小报告轻蹙着眉不解看他:“不必这么麻烦,我还是坐地铁回家就好。还有,懂什么?”
“这个……你这么晚出来,父母知道吗?”
“知,知道。”小报告的眼神有些游移。
祁放忽然倾身,嘴唇几乎贴着小报告的耳垂,低声说:“你该不会为了我,骗了你父母吧?”
小报告脸上一红,所幸车内昏暗看不太清,他向边上挪了挪,离祁放远了些才看着车窗外开口道:“不是。”
他确实撒谎了,谎称自己是去同学家补习答疑,才能在这么晚出来,送上这份生日礼物。
不是为了祁放……是因为,因为生日礼物不是生日当天,就没有意义了。
他暗自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试图缓解一下因为祁放突然凑近而加速的心跳。
小报告的侧脸线条很是柔和,一点没有正脸板起脸来那么一本正经到凶神恶煞的地步。虽然这么说有些夸张,但是在小报告真正走进他心间之前,他都是这么认为的。
古板的,一丝不苟的,中规中矩的……让他心动的,小报告。
是小报告,而不是omega小报告。
性别是他注意到他的理由,却不是他喜欢上他的原因。
如果没有AO之间的吸引力,他那天也许不会遇到那样的他,但总有一天,他会注意到,注意到小报告,然后喜欢他,想尽办法地追求他。过程也许不同,但结果毋庸置疑。
事实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小报告就是omega,而他是个alpha,天作之合,天经地义。他们甚至不需要翻越多余的障碍,他们的感情会有信息素保驾护航,他们的结合是生理上最优越的结果。
所以他只剩下唯一的问题,让小报告也喜欢上他,让小报告明白他的感情不是因为信息素,而是来源于自己的内心。
要是小报告也能喜欢他……
“小报告……”
“嗯?”
“你喜欢我吗?”
祁放的声音轻飘飘的,像片柔软的羽毛 在小报告心里搔刮了一下。恰巧一辆警车伴着吚吚呜呜的声音疾驰而过,盖住了车上的一切声响。
“你说什么?”小报告睁着大眼睛看他。
“没……没什么。啊,我说好困啊。今天累了好久了,而且你也不来我的生日宴。累死了,我要睡一会儿,到了喊我。”
祁放说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角都挤出了滴眼泪,向小报告靠了靠,头一歪倒在小报告肩头不说话了。
“喂!”
小报告僵直着身体不敢动。虽然他不明白对方累了一天跟自己不去生日宴有什么逻辑上的关系,但人已经闭上眼睛一脸平静地睡了,他也不好意思再把祁放推到一边去。
他双手放在大腿上,拘谨得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太近了……
近到祁放的头发有几缕贴在他的脖子上,惹得他发痒。
僵硬了好一会儿,祁放的呼吸声平稳了,,小报告才稍微放松了些。他侧过头,打量着祁放的脸。
浓密的眼睫,狭长的双眼,挺翘的鼻梁,微微翘起的红唇。
祁放……真的长得很好看呢……
这样的人,难怪会那么耀眼,轻而易举就能和别人打成一片。性格又好,活力有朝气,不像自己,死气沉沉的……
在那双嘴唇上停留久了,小报告忽然想起漆黑的储物间里,那双嘴唇标记时停留在肌肤上的触感,柔软又火热。
小报告腾地红了脸,身体重又僵硬起来。干脆别过头,把视线留在窗外。
肩头突然的变化让祁放皱起眉,他悄悄眯起眼瞄了眼小报告,实在不明白这莫名其妙的改变。
难道我的装睡被识破了?不会吧,我的演技还是很靠谱的……
扭了扭身子,靠得更近些,祁放心满意足地勾起唇角。
“小报告,谢谢你。”
听见祁放的话,小报告转过头来看他:双眼还是闭着的,睫毛微微颤动,嘴角却高高翘起。
“不客气。”小报告又连忙把头转回去,想要掩盖一下砰砰乱跳的心脏。
谁都没有看见,小报告脸颊上一片绯红。
我这是怎么了?
小报告右手悄悄抚上心口,感受着里面的跳动,疑惑地问自己。

之后小报告一直心不在焉,也就没有意识到祁放一直靠在他肩头的脑袋和不知何时抱住他左手的双手,以及,比正常回家多了一倍的路程。
车子停下时,小报告还在出神。
祁放伸出手在小报告面前晃了晃,换来了小报告的一声“啊”。
“回神了?”祁放笑眼弯弯地看着他。
“嗯……”
“那就……回家吧。”
“哦……好。”小报告显然还是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祁放想要跟他一起到楼底下,小报告拒绝了。
“我自己回去就好。你忙了一天,早点回去休息。”
祁放这次没再坚持,点点头。却又在小报告下车后,降下车窗,目送着他离开。
就在小报告即将上楼前,他突然大声道:“明天见。”
小报告回身,不自觉扬起一个笑容,也回道:“嗯,明天见。”
祁放回以他一个明媚的笑容。
这个笑容,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璀璨。小报告想。







名字终于决定了~就是这个无法确定怎么念的单词。下面是它的意思:
它来自南美的一种叫做Yaghan的语言。它描述了一种状态,或者说是一小段时间,就是当事的双方有了共同的愿望,但是谁都没有开口把窗户纸捅破的那个时间段。比如两个人在打冷战,无数个用来报复的视而不见不理不睬之后,终于二人都想要言和,但一时又都有些羞于主动表示,于是气氛变得微妙而凝固,大家都静静的等待一方先开口,可能下一秒就彼此拥抱了,下一秒就美好了。但在下一秒之前,就是Mamihlapinatapai。——来源网络
无意中看见了这个词,觉得用来形容这篇文比较好,将破未破的窗户纸。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o^∀^o)

评论(2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