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遇狐(狐狸×人)

存个去年就躺在备忘录的脑洞。

套路,都是套路!
狗血,尽是狗血!
架空背景下的ooc!
同人的同人!
日天日地贵气攻×自尊心强自卑受


传说九尾狐是神兽。
传说九尾狐很罕见。
传说九尾狐的人形都很俊美……
最后那点不是传说,至少小报告眼前的这只就长得非常……嗯……好看。

小报告的父亲是位郎中,所以先生放了学后,小报告总是会去学堂不远处的岐山踩药草。
可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一向风和日丽、天朗气清的岐山竟然蓦的天阴了起来,空中似有雷电闪动。
“怎么突然就要下雨了?”小报告嘀咕了一声就开始往山下跑。
然而少顷,竟已是伸手不见五指。
“啊!”
小报告也不知跘到了什么,身子向前一扑,直直滚下了山去。

小报告渐渐有了意识,只是头痛欲裂,浑身酸痛,似乎伤得不轻。
他勉强撑起身子,尚未抬眼,就见地上一团毛茸茸的尾巴……
尾巴?!
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小报告一个劲地往后撤。
“哦,你醒了啊。”
那堆尾巴中间抬起了一个狐狸脑袋,动着嘴,对他说着人话。
狐狸说人话?!
小报告大惊失色,又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期间扯到了伤口,疼得他“嘶”了一声。
“哎哎你别乱动啊。你从山坡上滚下去了,我看你还有气,就把你捡回来了。”
小报告这才发现自己在个山洞里,身下还有干草。
“你,你……你是妖怪?”小报告害怕得微微发抖,看着那堆尾巴走向自己,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声。
“妖?也算吧。”狐狸径直走到了小报告面前,绯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一脸惊恐地小报告。
凑得这么近小报告才看清楚,这是只白里透着粉的狐狸,那一堆尾巴,一,二,三……好像是九条?
“九,九尾狐!”
看着面前清秀的少年本就惊得大大的眼睛一瞬间又瞪大了许多,狐狸忽然觉得很有意思。“对,你猜的不错。”
伸出尾巴,帮少年把惊掉的下巴抬上。
小报告恍惚中有一瞬闪过“尾巴好舒服”的念头,才慢慢回了神。
“你……你想做什么?”
“你不该先感谢一下你的救命恩人吗?”
“多,多谢。”
“就这样?”
“那你,你想怎样?”
“嗯……你是个结巴?”
“不,不是……”小报告暗自咬了咬牙,“不是!”
“那就好。要是个结巴,那我下山之后就麻烦了。”
“下山?”
“对,我要下山。”
小报告觉得自己一定不正常了,竟然从一只狐狸的眼睛里看到了奸诈的笑意。

“狐……狐仙大人,你下山做什么哪?”
“秘密。”
小报告看着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不禁有些心跳加速。想到刚才在山洞里自己的反应,又窘得脸颊发红。

“可是山下没有会说话的狐狸。你这样子下去肯定会被当成妖怪打死的。”
“凡人还伤不了我。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以这副形态下山了?”
说完,小报告眼前突然一片云腾雾绕。待雾气散去,一个玉树临风、身着白裘的翩翩佳公子,正端着一双绯色的桃花眼似是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真好看……”
“那是自然。狐族的人形里,还没几个丑的。”
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的小报告,立刻把脸低了下去。岐山镇很小,没什么达官显贵,虽然也有几个有容貌出众的,但能比得上眼前的这个的却是没有。更别说他身上的那份贵气,更是小报告从没见过的。

“对了,你也别喊我狐仙了。叫我祁放吧。”
祁放……小报告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你呢?”
“小报告。”
“小报告?这也算个名字?”
往日里,自尊心极强的小报告是不会跟人提及自己的身世的,但对着祁放,小报告不知怎的,好像愿意把一切都说给他听。
“我是我爹有天上山采药从山脚那儿捡的。捡回来的一个月里天天生病发烧,多亏了我爹是个郎中,又心好,一直给我医治,才把我救了回来。后来镇上的人说贱名好养活,正好那阵子有个专门把镇里发生的大事小事上报的人被调走了,就叫我小报告了。”
小报告说完有些紧张,怕对方会因此瞧不起自己。
沉默着等待一会儿,小报告都感觉自己的手心出了层薄汗。
“小报告嘛,这名字也挺好的。”
那一瞬,小报告听见了自己的心咔嚓一声,就像久压心底的一块浮冰在春天的感召下,裂解、消融,最终消失于漫漫春水之中。


——TB没有C——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