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ABO [10]

10.

储物间里很安静,只有两人一深一浅的呼吸声。
小报告又坐回纸箱子上,等待体力恢复。
祁放的夜视能力很好,比起小报告只能看到个大概的轮廓,他能看到对方细微一点的动作,比如,小报告现在正在耸动的肩膀。
粗重的呼吸声来自小报告,显然,他在哭。
祁放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个omega在他面前流泪,或者说一个男性omega在他面前流泪。尤其是经历了刚才那样的事情后。
对方不吭一声,明显想借着黑暗不被他发现。
要不要去安慰呢?
心里还在犹豫着,身体却先一步有了动作。
静谧的空间,一点点声响都能引起另一个人全部的注意。
然而,当指腹扫过脸颊的触感突临时,小报告还是愣住了。
祁放把泪水抹点之后,收回手,在小报告面前蹲下。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老实说,作为一个alpha,并不能完全体会到那个时候的你的感受。但是,这种事只是偶然,你没有任何错。既然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放在心上折磨自己。”
祁放说完,默默等待着小报告的回应。
小报告没有开口,兀自流着泪。
就在祁放以为没有下文的时候,小报告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接着从裤袋里掏出纸巾,细细地擦去眼泪,还不忘就湿润的纸擦拭掉脖子上的血迹。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抬头,看着黑暗中祁放的脸。
“我并不全因为刚才的事情才……这样。”他顿了顿,一个深呼吸之后接着道:“我只是觉得不公平。”
祁放没有动作,表示愿意倾听下去。
“alpha对omega的影响力有多大,刚才你也看见了。我……在发情之前,从来没觉得自己会是个omega……”小报告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有点像自言自语,但祁放知道他在说给自己听。
将近一个月,性征突变带来的压力一直重重挤压在小报告的心里,让他决定在这次偶然的倾诉机会里,一股脑地全吐出来。
小报告的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的音量:“我原来以为自己会是个beta。我知道自己和你们这样的alpha不同,你们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我需要付出更多。祁放,其实,我很嫉妒你。你聪明、人缘好、体能也不差,而我读书死脑筋,为了维持班级纪律又会向老师打小报告,平时不爱说话,朋友也没几个。所以,我看不惯那样开朗活泼的你,你和女生们的欢笑让我觉得嘈杂,下课和同学的嬉闹让我觉得聒噪,连带着你对我的善意,我也觉得是种炫耀。对不起,祁放。”
“不是。我……”
“先让我说完,好吗?”
“好。”
“即使这样,我也不想放弃努力。在对未来的规划里,我会上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然后毕业,和成千上万的普通beta一样,成为社会劳动阶层的一份子,接着娶妻生子。”
小报告说着说着,言语里又带了哭腔:“但是,我是个omega。从我性别被发现的那一刻开始,所有人对我的印象,就只会剩下‘罕见的男性omega’,甚至连‘小报告’这样的都成了次要。”
祁放起身从他手里抽了张纸巾,轻轻擦去脸上的泪水。
“你看,原本我不爱哭的,现在止都止不住。”小报告露出一个苦笑。
祁放耐心擦拭了会儿,才在小报告身边的纸箱子上坐下。
也许是标记的原因,祁放周身的玫瑰香让小报告莫名的安心,心里压着的巨石也在刚才的眼泪冲刷下消去不少。
“omega也好,beta也好,甚至是alpha,你就是你。就算别人再怎么看你,你也还是你。至少在我这里,小报告就是小报告,不是什么omega小报告。打了我那么多次小报告,想让我忘了?太天真了你!”
小报告被他突然的翻旧账愣住了,一时连眼泪都停了。
“况且,性别这种东西是天生的,就像外表一样。只是刚出生时不明显,等到长大了,就看得出来了。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接受自己的外表的。如果你实在不喜欢,也可以和整容一样动手术变个性什么的。”
说完,祁放突然凑近小报告。小报告不解转头,就感到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带着魅惑的语调在耳畔响起:“所以,你要变性吗?”
小报告低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呼了口气,坚定地说:“不要。”
“现在还觉得难过吗?”
“好多了。祁放,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祁放从他身边离开,忽然有点不敢看小报告:“不用谢!那个,没关系。其实,我也……算了,没关系。”








啊啊啊抱歉,迟到了!(>人<;)
这篇的字数也不是很多,果然写人物感情交流不如肉体交流顺遂吗【不是】
感觉小报告被写得有点娘化了,但我本意不是这样,不知道你们看下来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人物因为原著仅有过一次交流,情感交流的时候有点把握不住人物,感觉私设过重,不知道看下来会不会有这个问题呢……_(´ཀ`」 ∠)_
千言万语,感谢大家不离不弃ヽ(;▽;)ノ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