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ABO [9]

9.

“就在那里!”
说时迟那时快,小路的一端突然冒出一个学生和一群保安。
“不好!快跑!”绿毛几个转身向另一边跑去。
保安立刻分成两队,进行围堵。
小报告身上的力道突然被卸去,一下跌坐在地。
小报告喘着粗气睁开眼,就看到一头粉色卷发抓起他的手就要跑。然而小报告双腿软得不行,站都站不起来。小报告绯红的脸冲着祁放无奈摇了摇头。
祁放没有犹豫,一手穿过腋下,一手穿过膝弯,将人打横抱起。
“啪嗒!”眼镜不慎落地。
小报告一下失重,双手下意识地紧紧搂住祁放脖子。
祁放没有管那眼镜,抱着人跟保安打声招呼直接离开。
除了为了尽早离开那里,祁放还有点小私心不去管那眼镜。
不得不说,不戴眼镜、脸颊绯红、双眼湿润的小报告清秀可人得想让人一口吞掉。
发情的omega对alpha影响有多大不必多说。而祁放从刚才来到小报告身边,被这股兰花幽香包围的时候,体内alpha的本能就在不断叫嚣着“标记他!标记他!”。

强忍着内心的欲望,抱着人到了储物间。这个点,校医务室的医生早就下班了。
祁放把人放在储物间的纸箱子上,又起身把门反锁了才来到小报告身边。
小报告无力地趴在身旁的纸箱子上,胸口却因急促的呼吸剧烈起伏着,静静地等待祁放做完这些动作。
祁放的信息素早就控制不住跑出来,热情奔放的玫瑰织成细细密密的网,却欲进不进欲退不退地缠绕在娇艳的兰花四周。
明明情热奔涌,体温异常窜高,浑身都软绵绵的,偏偏内心无比平静安逸。小报告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眼前的人是个alpha,自己却一点都不担心受到伤害。
祁放现在难受极了,但他还是努力抑制自己的信息素,蹲在小报告一丈远的位置,问他:“你现在怎么样?带了抑制剂吗?”
对处在发情中的omega,抑制药片已经不顶用了,只有注射式的抑制剂才能把情热硬生生逼退下去。
只带了药片的小报告无力地摇摇头。
伸手摸摸小报告额头,灼人的温度让祁放也忍不住皱眉了。按理说,现在被迫诱发发情期的小报告需要及时得到缓解,不能再像上一次一样硬撑过去。温度这么持续升下去,脑子非烧坏不可。
但是,医务室关门了,小报告也没带注射式抑制剂,而他也不可能带着这样的小报告上街,去药店买抑制剂。
不知道他跑得快点的话,能不能在温度高到不可思议之前买回抑制剂?
但眼前也只剩这一个办法了。
祁放起身,准备出门买药。
光线微弱的储藏室,小报告本就不好的眼睛根本看不见东西,只能凭着信息素感知到对方的动作。
捕捉到对方起身将要远离的信息,小报告伸手抓住祁放衣角。
“去……哪里?”
祁放安抚性地拍拍小报告手背。
“去买药。”
小报告仍是不松手。
“来不及了……”
小报告在这方面的知识毕竟不少,他很清楚,任由体温这么烧下去,omega会有生命危险。
“你……标记我吧。”
祁放僵在了原地。他想到了所有的方法,除了标记。
因为曾经,小报告在这间储物间拒绝了被标记。
而现在,他让他标记他……
感觉到身前的人久久没动作,小报告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让人误会的话。
“我是说……短暂标记……”
祁放当然明白小报告的真正意思,只是在听到小报告让他标记的时候,心跳止不住的加速让他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祁放没有言语回应,只是铺天盖地的玫瑰花香失去了原本气势汹汹的进攻姿态,转为温柔缱绻的抚慰缠绵。
祁放也不再克制,任由玫瑰纠缠幽兰,腻歪得似是永远分不开。
这一次,来自alpha的信息素没有带来压迫和紧张,反倒引发了小报告血液里更深层的来自本能的渴望。
“呃……”
第一次感受到身体的悸动,小报告不禁呻吟出声,又在意识到自己发出什么声音后,死死咬住下唇,唯恐再有什么不堪的声音发出。
祁放附身,比小报告体温低得多的手指直接按上腺体。小报告忍不住,轻轻抖了一下。
伸手把人抱起来拥在怀里,小报告几乎整个身体都靠祁放支撑,下意识伸手拽住祁放腰侧的衣服。
祁放把头埋在小报告肩窝处,吞吐出的灼热的气息喷在小报告脖颈。
小报告不由自主地侧过头,露出纤长的脖子,以及诱人的腺体。
祁放吻上那处突起,舌尖轻扫,甜美的气息溢满口腔,惹得小报告想躲。
祁放没有给他机会,把人抱得更紧,犬齿细细摩挲腺体。如果说刚才小报告还只是靠着祁放,现在就是整个人挂在祁放身上,四肢百骸软得没有一丝力气。
然而纵使再多的刺激,小报告仍是紧咬下唇,不溢出一丝呻吟,只有浓重的呼吸出卖他此刻的感官。
祁放知道他坚持不了更久,也不在挑逗,牙下用力,尖锐的犬齿刺破已然柔软薄弱的腺体。
鲜血顺着脖子流下,小报告抖得厉害,祁放也只是把人抱得更紧,没有松口。
短暂标记持续了一阵,怀中的人不再颤抖,体温也渐渐回归正常,祁放才松开手,退后等待人清醒过来。
兰花的味道不再清雅孤高,隐隐杂糅了热烈激昂的意味。
“谢谢你,祁放。”
“不客气。”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ω・。)
啦啦啦~下周见~( ´▽` )ノ
(这次终于说对了_(´ཀ`」 ∠)_)

评论(1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