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panda桑

【祁放小报告】ABO [8]

8.

体检当天的事虽然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但是考虑到小报告性别分化没多久,并不清楚其中的危险性,学校也就没有计较。
但是,当一向默默无闻、习惯于平凡的小报告,时不时被路过他的人好奇地看两眼的时候,小报告内心是崩溃的。
太失策了,早知道就悄悄和老师说明情况了。那样,最多一个班的人知道,哪像现在,都快全校瞩目了!
这也不能怪同学,毕竟男性omega真的很少见。尽管同学们的眼光里大都是好奇,还是让小报告感到不自在。
还有,祁放……
那天毕竟是祁放救的他,还有那天储藏室,没有强行标记他也是……
思前想后,小报告决定跟祁放亲口道谢。
然而,这几天祁放简直就像耗子躲猫一样,看到他就避得远远的。一下课就跟着女生们出去了,在走廊里谈笑风生,身边的女生都被他逗得笑逐颜开。
看着祁放周围一圈的人,小报告抓抓衣角,然后又松手,回到认真读书的状态。
那就算了吧……
祁放在他回过头后,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和女生们打趣。

由于小报告保持了他丝毫不平易近人的形象,所以,周围有再多好奇的人,也没人敢上前烦他,毕竟谁都不想三天两头被老师找去谈话。
但是有一群人,算是例外。
小报告仍旧最后一个回家,还是骑自行车回家。奇怪的是,他已经好久没看到祁放骑自行车了,不是去坐地铁就是搭车。这下,连放学后道声谢的可能也断绝了。
小报告刚到车棚,正蹲下身准备解锁,就有几个阴影挡在他身前。
他抬头,看向那几个人,那一头五颜六色、乱如鸡窝的头发,就能看出来者不善。
他们站的很近,压迫了小报告的上层空间,小报告只能蹲着问他们:“有事吗?”说完,紧张地抬手推一下眼镜。
“听说,你是个omega?男的,是个omega?”
对方语气里的轻蔑,让小报告忍不住皱眉。
“不是。你们认错人了。”小报告猫腰打算从旁边绕过那几个人。
一个头上染了撮绿毛的突然伸手,一把揪住小报告胸前的衣领,将小报告整个人从地上拖了起来。
小报告只能踮着脚,才能勉强不至于呼吸困难。
那双手力气很大,小报告怎么掰也掰不开,整张脸都憋得通红。
“你们……要干什么……”
为首的绿毛仿佛听见了什么有趣的笑话,和周围的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未落,绿毛另一只手狠狠按压了下小报告脖子后的腺体,同时,大量樟木一样的alpha信息素在周边炸开,小报告通红的脸瞬间煞白。
“你们说说,这alpha能干什么?当然是omega啦!哈哈哈!”
四周的笑声愈发放肆,带着人人心知肚明的情色意味。
太浓了!离发情期还有几天,这种时候如果被诱发发情……身体已经有点发软了……
小报告不敢再想下去。
“男的omega老子还没尝过哪!”绿毛手一松,小报告就被两边的人架着。
“老大,老地方?”
“老地方。”

祁放心没来由地慌,这种情况似曾相识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这几天他为了躲小报告,都是早早乘地铁回家。他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躲。
他不明白,明明是个直男的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关注小报告;他不明白,为什么小报告的一举一动都能引起他心境的起伏;他更不明白,是因为alpha和omega天生的吸引力,还是因为小报告这个人。
祁放不明白,所以他选择让自己离小报告远点,也许有了距离就能想得更多。
小报告……对了!这种心慌的感觉和上次小报告在储物间发情时候一样!
祁放猛地停下脚步,回身往学校跑。
呼啸而过的风吹得祁放卷发飞扬,斜跨包被晃得“咣当咣当”响。
三步并作两步跑回教室。
没有人。
又立刻冲向自行车库。
车还在!车钥匙还在车锁上!
祁放alpha天生的嗅觉让他捕捉到一丝熟悉的兰花香气和一些其他alpha的味道。
小报告!
祁放把挎包一丢,扔在小报告自行车筐里。长腿不停步,开始在学校里搜寻起那抹兰花香。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小报告!
心急火燎的祁放短短几分钟快把整个学校搜遍了,连储物间都去过了,还是没见到小报告。
冷静点,祁放。还有什么地方是你没注意到的?
那里!
祁放脚步一顿,奔向另一个方向。

废弃的教学楼背后,一条狭窄的小路上,小报告被两个人死死按在墙上。
绿毛那边明显不只绿毛一个alpha,但是他们一点都没隐藏信息素的意思,杂乱又猛烈的信息素诱发了小报告性别分化以来的第二次发情期。
绿毛露骨地盯着小报告下身,凑上前陶醉似的吸了口。
“哟,信息素味道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这男的omega是不是和女的一样会流个不停。哈哈哈!”
四周又是一阵放肆的大笑。
小报告现在全身发热,四肢发软,信息素无法控制地源源不断地溢出,身后是难以言喻的潮湿和瘙痒。
对方的话听在小报告耳朵里,更让他厌恶这样的自己,这样身为omega的自己。
为什么偏偏是omega呢?
“强奸omega是要坐牢的。”小报告有气无力地说。
“你有本事去报案啊,看最后谁损失大!把哥几个儿伺候好了,我们就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绿毛的话一下点燃了小报告的怒气,原本内心深深的恐惧一下化为熊熊怒火,软弱无力的身体也激起了一丝力气。
绿毛的脑袋凑过来,手粗鲁地把小报告的头掰到一旁,露出白皙线条优美的脖颈,张嘴就要咬破腺体品尝更浓郁的信息素。
小报告突然猛一转头,狠狠咬上绿毛手腕。
绿毛吃痛,后退一大步,抬手一看,手腕上是几乎破皮的牙龈子。
“敬酒不吃吃罚酒!”绿毛呲牙咧嘴地手握成拳,袭向小报告。
小报告眉头紧锁,双眼紧闭,准备迎接即将来的一拳。






是不是觉得戛然而止呢?没错,因为这段剧情太长了,被我挪到下篇去了∠( ᐛ 」∠)_
说实话,写这篇的时候自己都觉得狗血得不行,然而想到狗血之后带来的接下来剧情的回报,又觉得兴奋不已(/ω\)
昨天的四六级有人考了吗?祝过哟~lo主我又放了六级一次鸽子哪……就这样低空飘过吧~( ´▽`)
下一篇会不会这周掉落,看机缘吧~( ´▽` )ノ




忽然意识到还可以那样操作,最后一段挪到下一章去了。竟然双更诶!感觉自己有点不可思议(*≧ω≦)



评论(2)

热度(52)